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苟聖
苟聖 連載中

苟聖

來源:google 作者:一襲灬青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襲灬青衫 奇幻玄幻 肖仁

苟道小成,苟於荒野苟道大成,苟於俗世修行之間!苟之道,居於三千大道之上也!本小說人物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切勿模仿!展開

《苟聖》章節試讀:

在隨後的日子裏,白駒除了馴養新的毒寵外,也在努力的修習從骷髏堆中尋到的《御靈術》與《逐風步》。

寂靜的谷底密林之中,白駒尋到一處水源,將新馴養的幾隻毒寵放出後,盤膝入定,開始修習《逐風步》。

白駒(步法分為,橫、縱、斜、跨、轉………………)

隨着白駒的修行的開始,毒寵們卻是忙着替其尋找血食。

谷中雖以毒蟲居多,卻因常年無人驚擾,動物也有些許,如貂、鼠、狐、兔…………等等。

白駒(這逐風步,極為考究技巧,要求身體靈活多變,我這僵硬的身體是難以將其全部修習完,不過好在這本秘籍的步法與身法是可以拆分開修習的,對我而言,只是修習步法,已經夠用了,至於這身法,倒是與我無緣了,這體術雖然等級有所欠缺,對如今的我而言卻是夠了。)

白駒( 餓了可以喚毒寵尋血食,空閑時也能多馴養些蟲子護身,這谷底倒也奇怪,毒蟲好似取之不盡,昨日剛抓完,今日去便又能找到些許,不過也好,對我而言是好事!)

毒寵壽命有限,每隔數月白駒便要換一批新的毒寵,如此循環往複,白駒卻也不怨,只是將前一批的毒寵用於飼養新一批的。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

時間一晃,一年時間過去了。

一心修行的白駒,皮膚也逐漸被黑色的毛髮覆蓋,曾經堅毅善良的少年,如今看來,卻是透露着一股子說不上來的怪。

雖不英俊瀟洒,卻也不醜的讓人難以容忍,平凡到了極致。

只是每日都來回於修行與尋找毒蟲間,偶爾也會將《御靈術》取出翻看就這樣,這個令外人聞風喪膽的山谷,成為了白駒生活的全部。

他的《御靈術》與《逐風步》也都修習到了初窺門徑的地步。

只是白駒對此好似並不滿足,只是每日都將毒寵們尋回的藥草靈植吞服煉製,由於谷中的毒蟲們一直生存在這,鮮少有空手而歸。

只是每日,都有新的屍體,不定時的從谷頂上,被扔下谷底。

有的身着衣物,有的卻是沒有片縷遮羞,偶爾也會有動物屍骸與其他屍體。

白駒每日吞服靈植藥草,修行也從未落下。

顯然,白駒並不是什麼天才,也沒有身懷傳承,修行都要靠着藥草靈植維繫。

隨着白駒每日的吞服靈植藥草,再加上修習功法所需,谷底的靈植藥草也日見減少,甚至有時,毒寵們更是難以帶回一株。

這讓白駒每每修行時,苦惱萬分。

倒是很奇怪,尋常修行之人,如有數月修行便可突破至下一層次,而白駒卻一直在黑僵這個層次徘徊。

白駒(每日血食不曾減少,為何修為卻不見增加…………)

白駒(也罷,興許是我天資太差所致吧)

突然,一陣鐵器撞擊,與人群吵鬧的聲音,從遠處得涯低一個不顯眼的地方傳來。

白駒頓生好奇的心思,也不懼怕只是尋着聲響,來到了一處崖底附近。

好多人,白駒看見眼前的場景,不經呆住了。

在這個完全被樹木遮擋住的地方,足有數百人聚集在這裡,還算寬廣的谷底,竟是被這些人擠滿了,甚至還有幾個,越上樹梢在那裡觀察眺望。

如此眾多的人圍着的圈內,有兩撥人最為顯眼,左邊的人數較多,大約有二百於個,右邊的人數較少,也有一百多人。

白駒發現在如此眾多的人中,倒是有幾個人與自己年齡相仿。

白駒見此,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白駒:「還真是巧啊,這都能讓我遇見。」

看着眼前的幾人,白駒陷入沉思。

「這不是那天追殺我的幾個山匪嗎,看來他們住在山裡,倒是吃的不錯啊,以前看起來滿臉彪悍,渾身黑漆漆的,如今看起來,倒是有幾分小白臉的樣子了。」

白駒尋到一處低洼附下身,靜靜看着遠處的四人。

被眾人圍住的中間,正有兩人比斗,彼此都手持刀劍,一人雖略顯細瘦,可下盤穩健,隨手揮出一劍都伴隨着劍鳴。

此人正是,當初殺害白駒的其中之一,與其比斗之人是個體胖的矮個子,雖然看着看着憨厚卻動作敏捷,挪移飛騰,不在話下,他卻是不與劉馬比斗只是一味躲閃,挪移飛騰之間,好似要消耗對方氣力,再絕地反擊。

眼見仇人當頭,白駒心裏肯定是希望矮個子能夠勝出。

過去許久,見劉馬與其比斗許久不落下風,還是一直迅猛攻擊,矮個子卻也不差,只是飛移往返躲避,迅猛的攻擊使得空地都被劈出裂縫,卻傷不到矮個子分毫。

白駒雖然憤恨,卻也知道,此二人一時難分勝負。

觀看許久,白駒頓感無趣,準備起身離去,卻又見一人躲在人群後方,嘟囔着嘴說道:「我靠,你踹他呀,打他的腦袋呀,哎對對對,就是這樣使勁打。」

這人一邊說著,一邊眉飛色舞的比划著,聽他的語氣,好似是與矮個子一夥的。

白駒見此人有趣,便將一名外圍弟子掰斷脖子穿上了他的衣服,緩緩走到其身後道。

「這位道兄,比斗之人,您認識嗎?」

白駒裝出一副頗感興趣的樣子問道。

「嗯?你誰呀你?」

「誒,怎麼感覺沒見過你呢」

這人觀看比斗許久,突然有人問起,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

只是盯着他觀看許久,猛然發現自己從未在門內見過白駒,隨後變得清醒過來。

白駒:「在下羅格,是場上那位揮劍修士劉馬的好友」

「劉師兄的好友?他的朋友我基本都見過,沒見過你啊!」

「哦,我這幾年一直在別處閉關修鍊,已經許久不曾入世了,你沒見過我很正常。」

只見白駒隨意胡扯出一個名字,半假無真的說到。

「是嘛,你居然和劉師兄是同一時期入門的,真沒想到啊,門內居然還有我不認識的修士。」

只見這人撇了一眼,白駒剛剛從其他修士那裡扒來的衣服,看起來倒是相信了白駒說的話。

兩人暢聊許久後,也是知曉此人名叫周長生,之後便說起了這場比試的前因後果。

「這位師兄,你是不知道啊,這都是因為前些日子……」此人眼見遇到了一位師兄,便一五一十的將 整件事情的因果關係詳細的告訴白駒。

原來這件事要從一個女人說起,這倆人雖然同住一個村子,但是原本不會有過多的交集,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名叫淑容的女孩,這女孩是鄰村的人,從小就許給了劉富貴,但前些日子,這女孩回家探親的時候,被路過的張胖子一眼相中,之後再張胖子的金錢攻勢下,女孩的父母就同意了這門婚事,劉富貴的聘禮也被退了回去,女方嫌貧愛富改嫁他人,這個消息最後被劉富貴給知道了,

劉富貴自認與這女孩打小就青梅竹馬,如今卻是青梅為婦已嫁,這件事給劉富貴造成了不小的傷害,整日要死要活的,最後竟是一時想不開,跳河自殺了。

本來這件事到此就悲劇收場,徹底結束了不是。

《苟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