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高冷仙君猛追我!
高冷仙君猛追我! 連載中

高冷仙君猛追我!

來源:google 作者:閃耀閃耀小星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臨池 古代言情 姜墨離

姐姐在時,我一直被掩蓋在姐姐的光芒下,現在姐姐走了,我的桃花突然旺了起來,仙君不要再追我啦!!!!!展開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試讀:

姜墨離醒來時天已經大亮,這幾日常需要她幫忙的仙家到蓬萊去了,暫時不需要她去幫忙打下手,她有點無所事事,不知道做什麼才好。

碰巧此時木門被敲響,姜墨離連忙穿戴好衣物去開門,門前站着的是她平日里關係比較好的一位小仙家云云。

小仙家指的不只是吃了仙物後飛升的,還有靠自己修行飛升,卻法力低微,只能在末流的,仙界說到底還是以實力論尊卑的。

云云雖是自己飛升,沒什麼靠山,可到了仙界後卻無意結識了一位仙君,那位仙君對她很好,將她調入了自己的殿內,也不分配給她什麼活,她整日里只需要跟在那位仙君身邊,如果那位仙君休沐在殿內,她便可以出來吃喝玩樂,好不自在。

姜墨離站在門前與云云閑聊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拉着云云想進到屋子內,可云云卻攔住了她。

云云故意板起臉說道:「我來可不是和你閑聊的,我知道你今日無事可做,快點收拾收拾,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剛好姜墨離還沒想好今天做什麼,云云這丫頭鬼點子向來多,跟着她准沒錯。

兩人收拾了一下便一起飛了出去。

正常來說修仙的人都會御劍,只有原生仙家才會天天飛來飛去,但云雲沒有劍,而姜墨離捨不得踩着自己的劍飛。

飛去目的地的路上姜墨離還詢問了云云,想知道她們要去哪,但云雲眯了眯眼,露出了一副老道士算命的表情,嘴裏面念叨着:「天機不可泄露!」

姜墨離放棄了詢問,決定既來之則安之。

姜墨離和云云正在雲間穿梭着,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聲龍嘯。

兩人趕忙停了下來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條銀白色的巨龍正呼嘯而來,周身還散落着細小的雪花,巨龍所到之處遍地清涼,連空氣都冷了下來。

是林贏。

姜墨離拉着云云往旁邊躲了一躲,倆人也沒多想,便繼續向前飛去,反正林贏也不會注意到她們的。

剛順風飛出去一段,姜、雲倆人突然感到極度寒冷,回頭一看,巨龍正跟在她們身後。

姜墨離有些無語,因着昨天的事,她到現在心情都不是很舒暢,此時並不是很想見到林贏,而且林贏看見她必是又會調侃她,她覺得她現在有些進退兩難,只能祈禱林贏是來找云云的。

可能是她的祈禱終於被天道聽見了,林贏化為人身攔住了她倆,他看了姜墨離一眼,拉着云云便要走,他剛從龍身轉換過來,身上的寒氣還沒消,冰的云云一哆嗦,感覺手腕都要被凍僵了。

云云往後撤了一步,把手腕從林贏的手裡抽了出來:「林贏龍君,您是有什麼要緊事嗎?」

龍君是眾位仙家為了討好林贏而特創的叫法,畢竟以前也沒幾位仙家能接觸到龍族,更談不上尊稱。

林贏難得表情嚴肅,他輕聲的對云云說:「東霖仙君出事了。」

東霖仙君就是云云結識的那位仙君。

也不知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雖是輕聲,但姜墨離也能聽的清楚。

「你也一起來吧,你姐姐也在。」說完,便拉着云云轉身飛走了。

姜墨離連忙跟着飛了過去。

幾人到達東霖殿的時候,仙界的幾位仙君已經都趕到了,帝君也已經站在殿內。

東霖仙君此時躺在床榻上,白色的衣襟上滿是鮮血,紅的觸目驚心。

云云一進殿便驚呼一聲,眼淚像泉水一樣湧出,整個人都撲到了東霖的床榻前,顫抖不止,連話都講不出。

姜墨離也驚的捂住嘴,正常來說已經成仙的人很少會受傷,就算受傷了也會光速恢復,而東霖仙君身上的傷卻仍血流不止,絲毫沒有復原的跡象。

此時殿內氣氛凝重,帝君與幾位仙君都面色嚴肅,姜月明也站在其中。

東霖仙君口中不斷的流出鮮血,他掙扎的伸出手,去摸了摸云云,他一動血便迴流進口腔內,嗆的他直咳嗽。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何傷口不能復原?」西原仙君顫聲道。

殿內沒有人敢隨意開口,也無人知道情況,最後還是帝君打破了寧靜。

「他碰到了魔族。」清冷舒緩的聲音響起,簡單明了的解釋了情況。

「魔族??」

「魔族不是早就滅絕了嗎?」

「怎麼會遇到魔族?」

殿內眾人悄聲議論着,每個人的心都高懸了起來了。

長衡仙君溫和開口道:「有些新飛升上來的仙家並不知曉,仙人唯一的剋星就是骯髒的魔族。」

「可是眾所周知,魔族已經消失了啊!」

長衡仙君轉過頭溫柔的笑了一下:「是啊,當時就是本仙君統領的這場戰爭,本仙君可以確認,當時魔族確實已經滅絕了,可現在看來,仍有漏網之魚啊。」說完,他回頭看了一眼帝君。

是了,很多人都忘記了,長衡仙君本就是仙界第一名將,當年的仙魔之戰,便是由長衡仙君帶領着眾仙家出征的,當時戰事險峻,仙界險些落敗,是長衡仙君飛來一劍直接刺穿了魔主的心臟,魔族群龍無首,才使的仙界勢如破竹消滅了魔。

只是不知道帝君為何沒有出手,很多仙家都私下懷疑帝君當時受了重傷,不然沒辦法解釋為何這麼重要的仙界歷史裏卻沒有帝君臨池的身影。

此時的東霖仙君已是強弓之弩,旁邊的仙人一直往他身體里注入仙力,可仙力一注入到東霖仙君身體內便自動消散了,東霖仙君自身的仙力也在逐漸流失。

東霖仙君的指尖變的透明了起來,從指尖蔓延到手臂,云云悲痛的哭嚎着,掙扎着要撲到東霖仙君的身上。

一直沒說的帝君冷冰冰的瞄了一眼說:「太吵了。」

云云身後一直拉着她的仙人一道法訣便將云云擊暈了過去。

姜墨離站在最後暗中的觀察這一切,她看着帝君,忍不住的想着,太冷血了。

可她又想了想自己,自己又何嘗不是冷血的人呢?她看着東霖仙君逐漸消散,腦子裡不由自主的想着還好不是姐姐,不是長衡,她甚至連林贏都想到了。

前面的人群突然嘈雜起來,姜墨離抬頭一看,東霖仙君已經全身化為流光,徹底消散了。

她後退一步,不免心驚,人族死亡尚且會留下遺體,可仙人的死亡卻是徹底的消失於世間。

距離東霖仙君徹底消散已經過了兩天了。

云云這兩天一直昏昏沉沉精神恍惚,偶爾會坐在床榻上發獃,但更多的是默默的流淚。

姜墨離坐在云云的床榻邊上,一邊看着她一邊止不住的胡思亂想。

東霖仙君這件事對整個仙界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現在人人自危,稍微有點地位的大仙家天天都躲在宅邸里,能不出來就不出來。

而地位低微的小仙家們每天都被膽戰心驚的勞逸着,只有少數的幾個上面有連帶關係的才可以跟着大仙家們一起歇在家裡。

像她還有姐姐護着,此時也可以休息,但云雲狀態實在不好。

之前她有東霖仙君護着的時候沒少拉仇恨,現在也沒幾個人願意陪着她。

至少姜墨離在這睡了兩天,只有幾個人來看了云云,還是象徵性的看一眼便走。

但認真來說,云云現在還是不要好起來比較好,如果她好起來,此時沒靠山的她也要像其他小仙家一樣冒着被魔族殺害的風險四處跑腿。

姜墨離聽說帝君現在正與眾仙君徹查此事,要知道東霖仙君可是在仙界無緣無故被魔族殺害的,這可算得上是仙界近萬年來發生的最可怕的事。

況且魔族滅族已久,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捲土重來,因着普通仙家與小仙家都仙力低微,這些事便都需要眾仙君自己去調查,首當其衝的便是與魔族打過交道的長衡仙君。

一萬年前,魔族因懷有着強大的魔息而四處破壞,人魔仙三界中,人類自然是最脆弱的,魔族強大又貪婪,很快便把目標放在人間界上。

當時的仙界上都是原生仙人,高傲且冷漠,這是原生仙家的通病,他們七情六慾淡泊,所以在最開始的時候,仙界並沒有打算對人界施以援手。

可魔族貪得無厭,一邊侵略着人族,一邊又對仙界不停的挑釁。

高傲的仙界一直認為他們與其他兩界是不同的,魔界遍是世間濁氣,蛇蟲鼠蟻四處亂竄,且魔族信奉生食,可能是殺孽過重,從魔界看向的天空都是猩紅一片。

而人界對於仙界來說更是一群蠢貨,他們基數最大,可又連基本的法術都不會,每日嘰嘰喳喳吵鬧不停。

而現在,向來自覺不同的仙界卻被以前從未看得上的眼的魔族挑釁了,高傲的仙人受不了如此屈辱,終於決定放下身段,下凡助人族反擊。

可這件事遠不像仙界所想的那麼容易,食過人肉的魔族魔息更加強大,此時仙界才知道,為何魔族一定要拿下人界。

此時一切已經與人界無關了,這是仙界與魔族的戰鬥。

魔族野心強大,魔主的目標是一統三界,如果仙界現在不出手,等魔族拿下人界後,仙界將更加無力反抗,那便真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終於,帝君下令,由長衡仙君帶領着眾仙家,在人間與魔族正式開戰,此場戰役致使魔族最終滅亡,仙界眾仙家消散於世間,反而是人族,因着基數龐大身體強健,很快便緩過氣來。

但此件事終於讓仙界看到了人類的價值,仙界死傷慘重,青黃不接。

帝君思考了很久,決定開啟人間與仙界的通道,同時傳下修行法決,只要修為夠便可飛升,這才有了如今的仙界。

又過了幾日,云云的身體稍微好了些,平日里與東霖仙君交好的仙君將云云接到了自己殿內照顧,而姜月明聽說了此事,也將姜墨離接到了自己月明殿內,姜墨離便徹底閑了下來。

姜月明近幾日都不在殿內,她雖也是普通的仙家,但一直資質出眾,就算當了神仙法力也比普通的仙家要強。

再加上她與帝君的關係,據說帝君有意娶姜月明,雖然她拒絕了,但並沒有就此疏遠帝君,反而更加親密了一些,正因如此,姜月明此時更是要盡心儘力。

姜墨離只能每天在姐姐的殿內暗自擔心着,有時姐姐幾天都不會回來,這個時候她就會格外的擔心。

她想去找姜月明,又因着法力低微,不敢隨意行動,怕惹出什麼事端。

又是安靜的等了幾日,帝君突然召集了所有仙家一同去臨池殿。

連姜墨離這樣的小仙家也要一起去。

在去的路上,她久違的碰見了云云。

云云的氣色看起來好了很多,整個人也像是有了精神頭,能看出她最近修養的不錯,但仍不願意多說話,與姜墨離簡單的講了幾句話便不肯再多說了。

終於到了臨池殿,云云突然說了一句:「這是我第一次來臨池殿。」

其實這也是姜墨離第一次進臨池殿,小仙家平時是沒有機會進入臨池殿的。

臨池殿有個規矩,所有進入的仙家們不可以帶隨侍,而小仙家地位較低,帝君也不會隨意召見小仙家。

姜墨離看着云云,她頭低垂着,甚至不在意姜墨離有沒有在聽,自顧自的繼續說著:「以前東霖仙君還在的時候,總說有機會一定要帶我進臨池殿玩。」

姜墨離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所謂的安慰是最沒用的,她也沒辦法幫她將東霖仙君帶回來。

姜墨離有點失落,如果她資質好點,不那麼不學無術,那麼她也可以為救治東霖仙君出一份力,她也可以陪着姐姐去危險的地方,而不是像現在這麼沒用的被保護起來。

臨池殿是仙界最大的仙殿,但也只可容納幾百位仙家同時進入,眾仙君與實力強大的大仙家進入到殿內,而像她們這種小仙家則排好隊站在殿外。

其實這也體現了原生仙家的惡習,帝君不會親自去管仙殿修建的如何,而是隨意的交給一些親近的原生仙家去辦。

而某些原生仙家雖能容忍人類飛升,但又不想與他們平起平坐,甚至重建臨池殿都還是按照以前的規格來建,要知道現在仙界已有幾萬閑仙散仙,甚至大仙家也幾千有餘,還好帝君很少會召集大家聚集。

隊列內的眾仙家都在小聲且熱烈的探討着,而姜墨離此時正在盯着池臨殿金碧輝煌的牆發獃。

突然殿內傳來一聲鐘響,鐘聲沉重悠遠,盪在每位仙家的耳朵里,眾仙家逐漸的安靜了下來。

沒過一會,殿內傳來了帝君臨池清冷凌冽的聲音:「此次召大家前來的原因,想必大家應該都知道了。」

「我等仙君調查了幾日,發現魔族確實死而復生,殺害東霖仙君的正是魔族現在的魔主。」

「此次調查中還有一項非常重大的發現,魔族正在利用人族的性格缺陷,誘惑人族入魔。」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