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父親每月給我壹佰億
父親每月給我壹佰億 連載中

父親每月給我壹佰億

來源:google 作者:魚泉散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胡翡 都市小說 魚泉散人

胡翡,從小沒了父親,結婚後工作和事業又雙雙失敗,受盡丈母娘羞辱,家庭也瀕臨破裂在他三十歲這年方才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世,然而,本可安心做全國首富的他卻不得不捲入了一場明爭暗鬥展開

《父親每月給我壹佰億》章節試讀:

「你真是搞笑,我可沒時間聽你胡扯了,你神經病吧?我還有事,先走了。」胡翡這就確定自己碰上了騙子團伙,便想離開。

「我要怎樣說胡公子才會相信?」

胡翡剛準備離開的腳步慢了下來,想到自己剛才不是要去借錢嗎,回頭問道:「你說我父親是當今聖上,我怎麼會落魄成這樣?老丈人住院我連五千塊錢醫藥費都拿不出來。」

熊樺心想,這算什麼事兒,便掏出了一張黑色的銀行卡來:「這種信用卡不對外發行,你可以拿去使用,密碼是你的生日。」

胡翡遲疑着接過銀行卡,愣了一會兒神,似笑非笑的樣子:「是不是激活還需要我往裏面存多少錢啊?我說了沒錢!」

只見熊樺拿出一部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已送達,把卡片激活吧。」

不出十秒,胡翡的手機便「叮咚」響了一聲,那是他預設的短訊聲音。

拿出手機一看,只見短訊內容是:「【九州銀行】您尾號8888卡片於7月24日9:19已激活,可用額度為10,000,000,000.00元,取現額度為100,000,000.00元。」

胡翡擦了擦眼睛,不可思議的望着這一長串數字,反覆數了幾遍才確認,這是可用額度壹佰億,取現額度壹億元!

再看短訊來號,確實是九州銀行官方號碼,胡翡激動後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便問熊樺:「這只是信用卡,我用了也要還的,有什麼用?我拿什麼來還?」

熊樺搖頭解釋着:「這信用卡不需要你自己還,它直接綁定了當今聖上的內庫銀行卡,月初直接就會從裏面扣費還款的。你如果不信,可以先用來試試。」

胡翡又接着問道:「那取現額度呢?我也不用管嗎?」

「都不用管的,月初自動給你補上。這取現不用專門去銀行,你下載一個九州銀行手機軟件,便可以直接網絡支付了,這是為了方便你有的地方急需要現金而設立的。」

胡翡遲疑了一陣子,最終還是下載了軟件,反正自己卡上沒錢不怕被騙。眼看要9點25分了,他急忙打開了股票軟件,悲哀的發現,他買的股票今天跌停價開盤,想賣都賣不了。

「如果真像你所說這樣,我先試試真假,這就先給丈母娘送錢去。」胡翡急慌慌的就想跑。

「胡公子,我給你發了一條短訊,上面有我的電話,辦完了事可以找我,我就住在附近的東爾頓酒店。」熊樺知道這麼大的信息量,胡翡肯定要找時間消化消化,等他反應過來了,自然會找上門來。

回到家中,程瑜不屑的問道:「騙子走了?」

「什麼騙子,別人是辦信用卡的。」胡翡知道說實話妻子不會相信,就連他自己這會兒都不信。

「現在辦信用卡的都來演戲了?還什麼臣奉命請皇子殿下回京,笑死我了,哈哈哈。」程瑜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

「馬上九點半了,錢呢?」丈母娘關心的是錢能不能拿到手。

「等着馬上轉給你。」胡翡接下來一番操作,就聽到了「叮咚」一聲。

不過他沒有查看餘額,反而問丈母娘道:「你看看到沒有到賬啊。」

「咦,還真的到賬了五千。你說你哪來的錢?一開始還不拿出來,真是吝嗇。」丈母娘拿到錢後也不多說什麼,嘴上邊數落着邊急慌慌的走了。

「你哪來的錢?」程瑜湊過來悄悄的問道。

「還不是剛才辦信用卡取現給的。」胡翡伸着懶腰答道,一邊走進了小卧室,留下程瑜一個人在客廳里思索着什麼。

進了卧室他就激動的拿出手機,只見短訊上顯示着:「【九州銀行】您尾號8888卡片於7月24日9:28取現支付5,000.00元,可用額度為10,000,000,000.00元,取現額度為99,995,000.00元。」

原來這取現額度跟可用額度還是各算各的,互不影響呀,胡翡正準備理清腦中思路,電話響了。

一看又是應茅打來的,原來是邀請他參加中午一個高中同學聚會,有個男同學回W州來辦事說要請留在家鄉的同學們吃個飯。

應茅不但是他多年好友,也曾是高中同學。

胡翡本來不太想去,可是這時候巨額現金在手,竟使他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聚會地點就在東爾頓大酒店,這是這座中小城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看着時間還早,胡翡便打開了股票軟件繼續看行情。

有了巨款,很難管住自己的手不去補倉。

虧損一半的股票,看着不太舒服,胡翡又取現了九萬元補倉,這下就順眼多了,虧損50%的股票這下只虧損五個百分點了。

雖然還是跌停中,但是翡哥錢多任性。

看了一陣股票,又打了一會兒遊戲,不知不覺快到中午了,胡翡換了一身休閑的衣服便出了門。

來到東爾頓大酒店,在一間豪華的餐廳包廂里,胡翡見到了往日的這些高中同學。

只有十來個,看來同學們大多都在外地發展,留在這中小城市的並不多,或許也有的根本就沒有來。

跟大家一一打了招呼,胡翡便落了座。

接下來就聽見組織聚會的男同學於瑞在那裡夸夸其談。

「於總,以後可得關照我們呀。」一個女同學媚笑着。

「那是自然,我這次回家鄉就是為了回來考察一下,能否在本地開一家分公司的。」這幾年於瑞家裡在省城經商,生意做得順風順水。

「於總真是我們班級的驕傲啊。」另外一個女同學附和着。

於瑞笑容滿面,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這時他的目光與胡翡相遇了。

「對了,胡翡,前幾年不是聽說汪翔混得蠻不錯嘛,怎麼這次聚會他沒來?」於瑞故意問道,其實在座的同學大多都知道汪翔因為欠債不能償還,已經上了徵信黑名單。

「也許他沒在W州了吧。」胡翡隨口回答。

「可是你不是跟他關係很好么?都不知道他在哪裡?」於瑞不依不饒繼續追問。

胡翡淡淡的一笑,隨即搖了搖頭,他有點後悔來這個同學聚會了,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呢。

「你現在在哪裡高就啊?」於瑞彷彿抓住了胡翡不放,接二連三的問題。

「失業在家。」胡翡有些煩了,懶得扯謊的他直接就實話實說了。

在這中小城市裡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說不定這飯桌上就有清楚他底細的同學,與其被別人拆穿,還不如直接承認。

《父親每月給我壹佰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