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焚羽傳
焚羽傳 連載中

焚羽傳

來源:google 作者:亦有懦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亦有懦欲 奇幻玄幻 焚羽

我自然想寫出一部優秀的作品,但我知道這次會犯最為離譜的錯誤,但我的心裏有着嶄新的設定,我稱之為心道,我一定要把它表達出來然而我最希望寫出的效果是,主角的偏執是這本書最大的魅力……展開

《焚羽傳》章節試讀:

再一次用沉重無比的心情去思考,自己與別人的聯繫變得多餘。

焚羽他是想要強大的力量嗎?

人會對強大有所了解,所以人會以為自己看到的認為的強勢定義為強大,那種力量自然可以自保,甚至可以掠奪和殘害生命。

但對於焚羽來說並不足夠,他對於不願意出現的事實感到抗拒,但他再怎麼不願意也阻擋不了事情發生,也改變不了任何因素和效應。

結局已經無所謂了,因為這世上誰能擁有所謂的結局?

故事到了終點後,主角團都還活着,這自然是好,但經歷了痛苦與孤獨中無比偏執的思考,又是否能在這世界找到容身之處?

他接下來的生活仍不會幸福,因為他深刻理解痛苦,直到他死。

幸福是夢啊,要麼愚蠢的徹底陷入夢中,要麼就把黑暗中自己的覺悟拉出來。

逃避?將事實的意義無視的覺悟如何?

愚蠢?將所有能夠接觸到的可能性和只存在幻想中的可能盡數列舉出,如何。

可笑?將某心中絕不會做出任何主觀選擇的空冥意與你對弈,如何……

一個最為虛幻、最為愚蠢、最為可笑的想法印在焚羽心中……

永生。

永生得不到幸福,得不到快樂,得不到逍遙快意的人生。

但他仍想要永生,或許唯有這種虛幻到極致的大夢才能填補他的孤獨的意志。

儘管對於他的認知來說,不會有他渴望的幸福存在,但他仍渴望幸福,這也不再是夢裡。

焚羽開心的笑了,他想要放聲大笑,但仍輕輕的笑着,只是聽起來更為放肆,如將要得逞的賊子,但他只是開心。

數日後,焚羽消化感悟、平復道心,如今他已經把半隻腳跨入了王境,他天資太差,如果不明修行真意,永遠也無法走上精彩的舞台。

於是他把自己幻想成主宰世界的真神,無比冷漠的看待生命,維持世界的秩序。

於是他把自己化為最為罪惡的魔鬼,只為讓這世界布滿痛苦。

但焚羽今日恢復了普通時的思維,也要去看一個大家族族長之女的比武招親。

事情因為雲城鄰近的月城的小少爺,他來雲城玩樂,無意間看到了秦家的少女,於是便調查出了身份。

他並沒有去追求,而是讓他的城主爸爸向秦家提親施壓,這事雖然不是他的建議,但他也知道父親會那麼做,也沒有覺得不好。

但月城的小少爺越修信的名聲很差,憑着家財萬萬貫,又有一個皇境巔峰的老爹,騙了不少少女的感情。

月城城主,越丘亭資質王級上品,再加上他也算是年少時有為,被當時無極府的小公主的丫鬟看中,才有如今的地位。

而他這麼多年不驕不躁僅僅三十七歲就王境巔峰,數年後皇境也擋不了他。

五十歲時有了個兒子,如今六十九歲,家庭和睦、事業有成,但他這個兒子總不讓他省心。

修鍊一塌糊塗,就連品行也不端正,好在有些智慧,也讓他能安心閉一隻眼睛開後門。

那秦家大小姐自然十分抵抗,但是想到越修信修為很差,而自己容貌不錯,便出了個這麼一個主意。

消息在五天前就開始散播,現在已有許多少年青年已經報名參加。

焚羽自顧自搬了只板凳在秦府大門旁坐着,那個位置加上半王的眼力自然能將整個會場看得無比清楚。

秦府內搭了個三樓高的竹樓,秦家大小姐秦小星帶着面紗,梳妝打扮好後便在高處安靜的坐着。

前不遠是一個精緻的擂台,側面還有「秦」的字樣,想來便是秦家本家的擂台。

擂台上呈長方型,雖不如無限制的戰鬥方便,但也不影響選手的施展。

很快第一場戰鬥開始,但環顧四周越修信並沒有到場,但也沒人在意,因為外人根本不知道此事緣由。

第一場是由一個17歲的少年對陣20歲的修士。

少年十分緊張,但他想要贏,他想走到少女的身旁,他想看着少女,但他不敢向她望去。

用微微顫抖的手嘶吼着向對手砍去,但是對於對手而言如兒戲一般,隨便幾招後便將那少年扇下了擂台。

少年在擂台下,低着頭,輕跑着離開了秦府。

焚羽卻看得到他努力不哭出來的神情,在焚羽眼裡是個很典型的少年的形象。

無論如何,這少年的存在便十分有趣,且不必講些其無能的話,這少年的情感也算的上是優秀的意義,但是在場的數千人中只有焚羽那麼覺得……

之後數場,並沒有什麼亮點。

一群小輩的戰鬥罷了,大多是無聊的小騙局和陷阱,然後洋洋得意的說些廢話,但也沒什麼,只是有點無語罷了,再且看吧。

這群小崽子,雖然修為薄弱,但也不乏一些天才,有人甚至能將武技用的爐火純青。

白玄生控制火焰在空中不斷流轉,壓制着對手的活動範圍,但這招太耗靈氣,他要速戰速決!

至於對手雖然手忙腳亂但是仍然可以應付,他也等着對手露出破綻。

但是!白玄生一心二用,操控火焰燒來,對手不得不躲,但火焰就如附骨之蛆不給他喘息的時間。

他察覺到危機,想要先解決火焰,但是火焰被打散後雖然不夠凝實,但是仍輪廓分明仍具有相當威懾力。

白玄生同時又用出白家本家的透明劍氣,雙重壓制終將對手身軀斬下擂台。

18歲的白玄生可以一心二用,並且能在欲境用出冥境主要的手段劍氣。

這種天才就算進無極府的大門去修行也沒有多少難度,隨後的十幾場戰鬥都無人可以與白玄生抗衡。

待他勝利後,向秦小星看去,才發覺她也在看着自己,二人都是心中一盪。

白玄生跳上閣樓,貼近他的秦小姐。

輕輕揭開她的面紗……

看到了這裡,焚羽轉身準備離去,自顧自說了一句什麼「接下來就是付費情節了」就在原地消失了。

竹樓上的佳人們這般,對於焚羽這處子一樣對於愛的感受,說是如此也不為過。

回到住所,焚羽吃下上次在墓中得來的丹藥,因為他只差這臨門一腳,如果任它發展說不定還會更難突破,於是他在有要突破的感覺時直接將手段全部用上。

終於在焚羽決絕的意志下踏入王境,周身雷光閃爍,錘鍊着敲門人的身軀與神識。

不久,雷光即將消失。這代表境界已經鞏固完畢,從此後焚羽便是王!境修士了。

但是他發現,那個丹藥特么的是個療傷丹藥。

《焚羽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