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廢土Wastesdil
廢土Wastesdil 連載中

廢土Wastesdil

來源:google 作者:略懂先生二營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零煙·格林 高潛淵

如果穿越到一個名叫Wastesoil的魔法與蒸汽科技異世界,在這裡各種各樣的種族隱居地低,表地面一篇荒蕪,如同廢土很不幸我為了拯救一名少女而來到這個如同廢土的地方,這裡魔女是救濟天下,還是引發亂世的罪魁禍首人們為什麼執行《機械飛升計劃》?這裡到底是異世界還是地球的未來....展開

《廢土Wastesdil》章節試讀:

「哎呀~哎呀~這是為什麼呢?」

「你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受雇於人的,要是一直不出去,我也是會很頭疼的,本來我的打工所得是得全部上交的,僱主那邊一天下來我什麼都沒有給的話,那我也就麻煩了。」我這麼說不知道能不能激起那個女人的同情心,總而言之得先想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才行,在牢籠里我都快得幽暗恐懼症了。

現在的我覺得就算是在外面幹活累的要死,感覺得也不賴。

「你要是能同意把你的心給我的話…」女人還是用那種怠惰的語氣說著刺激人神經的話。

既然這樣,我就得換個法子了。

「啊哈?小丫頭,你是太陶醉於權利,而腦子進水了么?你以為我會拜倒在你的美貌與權利之下,然後就對你說『哎呀,能讓我這骯髒的心給予大小姐,那是我無上的榮光』?我算是求求你,病得治。」

「…」

「不過我覺得,也沒有醫院敢收你這種有病的瘋女人,哎呀,你別誤會了,我不是說你的權利不夠大,我只是說你的病已經無藥可救,病入膏肓了。」

「你這個卑賤的人類種……我現在就讓你去見上帝!」

超出我想像的是,率先失控的是護衛,他把早就放在劍柄上的劍拔了出來,那個劍好像是槍與劍的組合,不過我最想看的就是他從小羅咯手中一把搶過鑰匙,企圖開門而入。

但好戲沒有上演。

一個高挑的聲音制止了他

「安爾德,我應該說過讓你退下了吧?」

「可是,大小姐!我不能容忍這樣的垃圾…」

「住嘴」大小姐似乎發怒了,要說為什麼,那就是我沒有聽到讓人煩躁的『哎呀~哎呀,那個聲音似乎是她故意拖長的最後的聲調有點接近嘆氣的啦聲音,不管怎麼說,那個聲音確實讓我覺得很煩躁。

「不管是誰,如果走進了牢房,就正合那東西的想法,他只要打掉你的隔離護甲,他就可以劫持人質,好讓自己得到解放,你難道不明白么?」

安爾德,恍然大悟地睜大了眼睛,隨即很不愉快的低下了頭。之後把鑰匙扔給了小羅咯,粗魯的轉過身子,不快的鞠躬道歉

「對不起,大小姐。」

「哎呀~哎呀~你能想通真是太好了,沒事的呢,安爾德,你去做別的工作吧。」

「那我先告辭了,我去礦道那邊去看看。」安爾德用一個標準的貴族告別姿勢,低頭請示。

「那邊就交給你了,還有你也去幫他,那邊的工作可不輕鬆呢。」

向女人道了一聲「遵命」後他們一起走出了牢獄。

「被趕出去了么…」

到了這裡後,那個男人無非只是大吼,和做了護衛該做的事情,於情於理,不還不至於從被護衛者身邊趕走。

我正在思考着,女人卻投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哦豁~是想和我單獨聊些什麼嗎,得虧的剛剛沒有亂叫,打亂她的計劃,不過,我也只是想看一場好戲罷了。從這點上來說我還真是性格惡劣哈~

「我想讓你去7號坑,幫我辦點事。」人在走遠後,大小姐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你們這裡的人,都是這麼自說自話么?」

「不管你答應,還是不答應,這可是你唯一的出路了,而且我也不打算把事情鬧得太大。」

「……….你在說什麼?」

這很明顯了啊,算是幫我?但我還不知道這大小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自從進來以後她幾乎算是臨場發揮把那個最正經的男人給趕出去了,她雖然或多或少利用了我的言語,但實話說這都是不可變量,這個女人或許更加不可信任,一隻該死的——母狐狸。

「哎呀~哎呀~你別想那麼多啊,你要是想一輩子呆在這裡給你的上級打工,我也沒有意見,隨你喜歡就行,但是我平常很忙的,有可能以後再也不會過來了,就算過來了,你說不定已經成了一堆白骨了。」

「你是在威脅我么?要知道,沒人會去7號坑。你的演技也太拙劣了。」而且我都不知7號坑又是什麼,這裡好像被稱為機械密城…

「哎呀~哎呀~演技拙劣的是你吧——人類。」

看來她是來認真的,她早就看出來我是人類了,要是現在不答應,我可能真的會在這裡做一輩子的苦工,雖然我還看不出來她到底有什麼心思。但要先把握機會。

「我該怎麼做。」簡單,明了。

「哎呀~哎呀,你變的真快。不過我蠻喜歡的,不需要我多費口舌…」

「那就麻煩大小姐快點說」我真受不了她那怠惰和慢悠悠的說話方式,理智讓我打斷了她。

「哎呀~真過分,你就是這麼對待新僱主的?」

「快點,羅里吧嗦。」實在不能容忍了,不小心聲提高了不少。機械女把手放在紅唇上提醒我聲音過高了。

「好吧,第一,我會想辦法把你扔到礦道里,那個礦道是通往7號坑的密道,但是有很多的機械人在把守,而且只有那個地方的苦工被壓榨的有起義之心。」

原來如此,是想讓我掀起起義么。然後乘着起義的亂子,想辦法坐上去往7號坑的礦車,這樣就可以到達7號坑了。

「第二,你僱主那邊我會幫你解決,那邊也不用擔心。」說完大小姐一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這樣的四目相對持續了好長時。

「額…沒有了嗎」最先打破沉寂的是我

「沒有了啊」

「喂喂喂,情報也太少了?我怎麼做,太強人所難了,你就不能先把情報收集好了,再拜託人嗎?」我開始訴苦抱怨,不過我覺得我的抱怨訴苦無可厚非。

「應該是這樣,但時間不多了。」

「啊哈?你是絕症的設定嗎?」我有點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把一個爛攤子扔給我,而且失敗的代價過於大,這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失敗就再來一次,帶頭起義的我可是會掉腦袋的。

「你的時間不多了,我確實是絕症,不過不是你想像的那種,而是我過幾天之後會...死。」

「啥?」

「我不知道詳細的情況,不過我確實有這種很強烈的感覺,之後的記憶實話講有一點點的模糊,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你是可能救我的那個人。」大小姐隨之一說,「如果這樣的話你應該會更加清楚」她說完就起身,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全身的盔甲都消失不見了,變成了一身純白色的禮服,看起來就是那種價格不菲的衣服,左邊胸口的淡紅色的玫瑰花襯托的她的氣質,白色的沙絲披肩使得她芊芊手臂更加優雅,全身的禮服在該緊的地方和該松的地方把握的恰到好處,讓她更加美麗動人和有一種高貴優雅的感覺。

等等。我腦子裡突然閃過一幅畫面「拜託?難不成那個女孩是你?」

確實,她和當時腦子裡倒地的女孩子太像了,雖然當時沒看清臉,但是這樣華麗的衣服是記憶猶新的

「看你這樣的反應,你應該是了解了」

「那麼請你把我送回去」

「你不是答應好救我的嗎?」

「我們先不談我救不救你的問題。你把我扔到那種荒原上,我已經很不舒服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我一定能撐着過來」

「實際上我還是想把你直接送過來的,但當時出現了一點點小問題,我這邊也是沒有辦法才發生了這種事情」

「好了,不管你怎麼解釋,事情讓我很不爽。」

突然,她用貴族禮儀深深的鞠躬,「求你救我。只要你能做到,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我甚至願意做牛做馬。」

行了你就算是把你交給我,我也不太想幫你,實話講我當時都差點沒了,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不過我沒有說出口。

「如果說,你願意幫我的話,我可以把你送回家怎麼樣?」

不是,你把我送回去不是應該的嗎我心裏默默的吐槽。

「這樣吧,我可以讓你在這種鬼地方過的比現在好很多呢?」

「好了。我答應你行了吧?」實話講,他們一開始就這樣對我,指不定後面會發生什麼樣的虐待

先用大小姐的虎皮吧,到時候乘機會溜走就行...

「謝謝」

「那麼現在你能提供什麼樣子,或者說多少的情報呢」讓我做如此危險的事情,沒有情報可是完全沒有可能性的

但我看着大小姐憂慮的表情,看來這裡的情報真的很難搞到手,到最後也只是提供給我一點基礎的情報,而且我也意識到了接下來的任務有點麻煩過頭,連這的大小姐都搞不到的情報,雖然她答應我有什麼新的進展或者情報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可是那礦道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居然讓一個大小姐冒險和一個陌生人交易,這個大小姐走了一步險棋,如果我暴露了,她都不用等到那一天了

我們雙方所冒的風險一樣大,我在這之前離開,那麼她就會有所牽連,但她不知道我們這只是利益關係么,這樣的,冒險實話說,就算是我身處她的位置根本做不出來的決定。

除非…

「你為什麼讓我去7號坑?這裡是座機械密城,它不香么?」除非那個東西值得她冒這個險。

「因為…我也是人類。」

「什麼?」我有點凌亂,她可能是人么?不會啊,她被叫做大小姐,腿上也的確是機械的,她怎麼可能是人呢?或者說,如果她是人,那麼它和礦總的關係是什麼?她的身份,我覺得除了不可能是人類,其他都還解釋的通。

「哎呀~哎呀~不相信么」她還是這種慵懶的語氣。

「這在我看來這根本不是可以輕鬆扯開的話題哦」我可不能因為一個身份古怪的人而去冒這麼大的風險。我覺得這不管是誰都是做不到的。

「我的確是人呢,以前是,現在也是,今後也不會變呢~」她一隻手扶着臉頰,微微一笑,並這麼說。

「你的腿,可的確是機械哦」我試着提醒她

「哎呀~哎呀~這個的原因可是說來話長呢。」

「你打算用這種理由搪塞過去么」我看着她的眼睛,雖然她還是保持着微笑,眼睛是一條縫。

「哎呀~哎呀~我要怎麼做你才相信呢,這樣吧,你先把你的背轉過來吧」

雖然不知道,她要幹什麼,但是現在還是順從要好的多,把她惹的不高興了,可沒有好果子吃,而且,我也不覺得她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我慢慢的回退,因為剛剛的談話我一直站在鐵鏈的綳直的極限狀態,也就是牢房的正中間,等鐵鏈躺在地上的時候我才可能轉過身子。

牢房裡在響了幾聲金屬的叮噹聲後,我總算是轉過了身子。

「哎呀~哎呀~我以為你不會這麼直爽的轉過來呢~」在她說完這段話後,我背後的機械裝置向我背後的皮膚傳來了一陣的顫動。

「最起碼現在來看我們利害一致」說完我就完全把背部面向了她

「喂,機械女,你在對我做什麼?」我不知道她在對我的背做什麼小動作,雖然,感覺我背後的機械裝置越來越輕,卻不是那種卸除的感覺。

「哎呀~哎呀~這個外號我不是很喜歡呢~」她一邊說,一邊用不知道是什麼的尖銳物體輕輕的扎向了我的背。

「痛痛痛」我故作很疼的抱怨,「你到底想幹什麼?機械女?不能有點淑女的樣子么?明明長得那麼可愛,實際上是包租婆婆?」

「你想讓你的心臟停止是么?」

這個語氣可是不妙,我連忙改口道「我去,這個真舒服,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液有充滿了新的活力。」

又過了一小會,我聽到背後的聲音徹底結束了,便轉了回去。

喂喂喂,這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啊我只是在腦海里默默吐槽,我都不知道會不會有副作用,而且我是不是也快變成機械人的道路上越來越近了?

「這點你放心好了,不會的,我只是把機械核心裝入了你的體內。你這最多也就算一個外骨骼。」

「哈?」已經有一大堆我聽不懂的話語了

「好,你不說,我都快忘了,你是被我召喚來的,我給你詳細的說明一下。這裡和你那邊的世界不一樣,魔法都可以存在,這種機械核心也可以算作魔法裏面的,不過這個核心非常非常珍貴罷了,之前我遇到過一位頂尖的魔法師,他說能救我的那個人,必須需要這個核心...」

「等等,」我打斷了她的話「大小姐,從這裡開始我已經聽不懂了。什麼叫你之前遇到的魔法師」

「聽不懂就不要打斷我」她的聲音里透露出了一點點的不高興,我識趣的閉上了嘴「在這之前,我就遇到過那位神秘的大魔法師,我只知道他手裡拿的是這個世界魔法起源的魔法書,在那個時候,他就說了我未來的某一天會被刺殺,救我的那個人必定來自異世界,所以給了我的核心,還說這個核心會和他極其的相合」

「好,那我就是那個人嗎?這也太不科學了」好像,這裡都存在魔法了,不科學就不科學吧可是我好奇的就是,聽那個魔法師所說,不應該肯定是我啊

「我試過很多次,召喚異世界的人,只有你可以穿越到這裡。」她就像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給我解答了我的疑問。

「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這完全是沒有經過我本人同意的,實話講這樣把我以救你的目的召喚而來,不是非常不合情理的嗎?」

「或許是這樣的,可是也只有你可以來到這個世界,可能這是註定的吧?」

聽起來合情合理,實話講我還是不太能接受,不過別讓我遇到那個所謂的大魔法師,我現在的吐槽,能把他活活淹死。現在我的目標是先逃離這個該死的礦坑才對,不過為什麼我是被傳送到了荒原?

因為我在召喚你的時候出現了一些情況,導致魔法陣的偏移,我也不知道你會被抓到這裡當勞工,聽完她的解釋之後,我也大概明白了之後應該是有辦法把我傳送回去的

這時候我才發現,她的嘴完全沒有動彈,我們在用意念交流?

不是的,她接著說,這只是我們之間的通信方式罷了,持續時間也不長,在最近的一段時間裏面應該會很需要這個。我想想也確實是這樣,接下來我們也可以相隔萬里互相彙報情況。

話說回來,我仔細想了想我之前從外面走過來的時候看到的骨瘦如柴的勞工們對着大小姐說「你不是說這裡的人們有起義之心么,在我看來他們就算能起義,也不一定能舉起這些笨重的武器」我只能把看到道的報上去。

「不會的,一個月以後。一批槍械武器會從4號鐵軌通向6號鐵軌,在這幾天,準備好足夠的人力吧。」

進程如此之快嗎?還有這份情報真的假的,就算是真的這難度太大了。實在不行我們強行衝出去?

「怎麼還是不願意相信我的情報嗎」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是一種楚楚可憐的表情。

「好吧,好吧,那我確實收到了。」我腦子裡細細一想,我剛剛背對着她,但的確,她沒有傷我性命。

「哎呀~哎呀~好,既然你也同意了,那我們簽訂一份契約吧?」機械女面帶微笑,慢悠悠的說出了我只在中二動漫里看到的名詞。

「契約?」我生硬的重複了一邊,又接着問道「那是什麼?」

「機械密城的人們的做法,簽訂一份平等的契約,而後雙方的機械裝置就會鏈接,但如果有一方判斷為背叛就會引爆。」

「引爆?」實話說我其他的情報都沒有注意,最讓我震驚的就是引爆了。

「沒事,只要雙方不打破契約就不會有事的。」

和我的退退縮縮形成鮮明對比的機械女反而拿出了一個看起來複雜的零件打算與我簽訂契約。她是不是還在想辦法陷害我?

而我左手下意識的握住了吊墜,心裏一瞬間就釋然了,既然我能內心平靜的握着吊墜,足以說明我的潛意識早就接受機械女了,但理智上還在懷疑這她,想到這裡我不禁啞然失笑。

「麻煩,」在我接過她的小玩意兒後,扔在了地上摔了個粉碎。

「你在幹什麼啊?」機械女吃驚的看着我把她的零件摔壞「這個零件很稀有的啊!」

「我說麻煩,」隨後我把脖子里一直帶着的吊墜扔給了她,這樣就足夠了。

「哎呀~哎呀~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可以么?囚犯先生?」她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盯着我遞給她的黑藍色吊墜。

「夠了,我到時候絕對會拿回來這個項鏈。還有,麻煩你改一下那個讓人反感的哎呀的後綴。雖然現在聽多了,不過實話講我還是不太舒服。」

「好的」

「那麼接下來把我帶到目的地把,機械女小姐。」

「那也麻煩你改一下稱呼,雖然現在聽多了,不過實話講我還是不太舒服」她模仿我的語氣說了出來,然後微微一笑。並接著說「你叫我零煙·格林,零煙就行」

「好的」我也學習她的簡單明了的回復並說道「好了,零煙大小姐現在我們可以開始第一步了不是么?」

接下來,就是我被她和這個監獄的典獄長,帶到了機械女所說的礦道面前。礦道寬10米,高有6米,我站在礦道的最上面,要下去得坐一個簡陋的升降平台,而讓我覺得奇怪的是這裡有很多條火車的軌道,只有一條上面的布滿了雜草,而且和其他的火車軌道全部都差段開了。

順着這根鐵軌向前看過去,不遠處有一個阻攔的垃圾堆?實話講看起來阻攔的挺隨意的一堆「垃圾」這個破舊不堪的洞口上寫着的是去往評議國的軌道

很明顯,那個就是目標了,但是這裡居然有不少的哨兵機械人,他們手裡全部拿着步槍形的我沒見過的槍支。而且在軌道站台的兩邊,坐落着兩個裝着機槍形的槍支,如果那個真的是機槍,那這兩挺機槍的交叉火力會把道路給堵得死死的。

麻煩,而且這裡的人我還都不認識,雖然情報上說這裡的人們起義之心很重,但我沒有人脈的情況下,真的不敢說這些人會幫助我。而且,我還得小心不知名的病毒感染,情報太少了,而且在這裡毫無人脈的情況下,收集情報簡直難如登天。

我一邊想着一邊緊緊的跟在機械女的身後,觀察着,這裡的每一個礦道。

礦道和一般城市的站台差不多,一樣的錯綜複雜,而且這裡的機械人哨兵也有不少...

《廢土Wastesdil》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