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隊長給我撿個男朋友
隊長給我撿個男朋友 連載中

隊長給我撿個男朋友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似明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百里守約

花木蘭在長城外撿人撿的開心,百里守約在長城裡照顧人照顧的心力交瘁以往撿的人也就罷了,也就圖口飯,這次撿的人不僅圖他的飯,還圖他的人……展開

《隊長給我撿個男朋友》章節試讀:

鎧和花木蘭已經漂泊了兩天,起初在沙漠,後來到村莊,每次遇到魔種鎧都手起刀落,將魔種解決的乾淨利落。花木蘭暗暗心疼,這麼強大的戰力不去守長城真的是太太太浪費了啊。

想了兩天終於想好怎麼把他哄過去:「這兩天百里該擔心壞了,你這麼厲害,就幫忙報個信息給他唄。這是我寫的報平安的信和信物。」

鎧接過信和信物心情有些複雜,他想去看看百里守約,可是又想跟着花木蘭找伽羅。雖然才和百里守約分開兩天,他已經有點想他了,腦海里揮之不去的百里守約的笑顏,還有那被自己揉成粉紅色的耳朵。

最後還是決定去看一眼百里守約有沒有被他們為難,再回來找花木蘭。

長城雖然是天險,那是對普通人和普通魔種來說,對於鎧這樣的人幾乎不存在威脅,他輕鬆翻過長城,沒有走正門,而是越過屋頂直接找到百里守約的房間。

百里守約的房間沒有落鎖,人應該在屋內,鎧輕輕的敲了敲門然後沒等回應就直接推門進去,他怕站外面太長時間會被人認出來。

屋裡,百里守約嘴裏正叼着衣服給自己擦藥。

都護府尹在自己的府邸中被人大卸八塊,有人證實是花木蘭所殺,正好是花木蘭去沙漠中心的那兩天。

百里守約不服氣,那兩天他一直跟在花木蘭身邊,花木蘭根本沒有時間去殺人,再說花木蘭忍了那個廢物忍了那麼久,至於現在才動手嗎?於是他去找將軍理論,人還沒到將軍府就被人攔了下來,回來的途中還被人圍毆教訓了一頓。

百里守約聽到動靜立刻抄起手邊的槍,抬起槍瞄準,喝到:「誰?」

「是我。」鎧說道。

百里守約衣服還凌亂着,衣服因為剛剛叼着,現在落到了胸口上。少年的身體修長,比成年人的要纖細一些,覆蓋著薄薄一層腹肌。鎧眼神遊離,有些不敢看。

可是百里守約並沒有放下槍,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他以為百里守約被嚇到了,急忙解釋:「我怕外面有人看到,所以就先進來了,無意冒犯。」

百里守約不為所動。

鎧嘴角的笑容慢慢收攏,雖然是替花木蘭來送信的,雖然他們相處也沒多久,可是他來之前確實在擔心百里守約是不是會受到什麼為難,畢竟他是和花木蘭一起回來的。百里守約的態度讓他有些心寒,沉聲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本來一切都好,你來之後,督護府尹被殺,嫁禍給了木蘭隊長。都護府守衛森嚴,除了你,身手高強,並且去過都護府,誰有這個本事。」

「你懷疑我?」

「我不得不懷疑。」

「可是我一直跟你們在一起。」

「我們離開的那天晚上被殺的,所以木蘭隊長才會被說成畏罪潛逃,罪加一等,連辯護的機會都不給!」

鎧自嘲的笑了一聲,他曾經以為,他們離朋友那麼近過,將花木蘭的信物和信拋給百里守約:「你家隊長讓我轉告你,她一切安好,不用擔心。」

百里守約看了一眼信封,確實是花木蘭的字跡。看了一眼鎧也沒有任何攻擊的意圖,便放下槍拿起信封看了一下,又打開了信物包裹。

鎧本來打算送完信就走,但是想到百里守約也許會有些話帶給花木蘭,便留了下來打算等他看完信。

等百里守約看的差不多,鎧問道:「有什麼話要和你隊長說就快說,我要回去了。」

「你不能走。」百里守約耳朵有些泛紅,那是羞的。

鎧簡直要被氣笑了:「就憑你,也想攔住我?」

「不是我要攔着你,是木蘭隊長讓你留下。」百里守約聲音更低了,隊長怎麼不早說,早說他就不這麼和鎧針鋒相對了,現在怎麼好意思厚臉皮讓人家留下來。百里守約無意識的扣着槍托,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鎧的聲音冷了下來:「我自認幫她逃走已經仁至義盡了。」

「對不起。」同一時間,百里守約打斷了鎧的話語,現在不止耳朵紅了,臉也紅了。

鎧本來打算再不和百里守約廢話抬腿就走,猛的一聽到百里守約的道歉,有些愣住。百里守約臉紅的樣子有點像……

鎧被自己的想法驚到,背着百里守約咳了一下,他在想什麼啊?

百里守約繼續說:「對不起,剛剛不該誤會你。隊長已經和我說了。」

鎧想看一下信上到底寫了什麼,讓百里守約態度轉變這麼大。

可是百里守約看信的習慣也太好了,看完隨手就將信紙給燒掉了。

鎧不禁有點後悔他的正人君子作風,來之前為什麼沒有想着看一下那封信到底寫了什麼,心裏像有一千隻螞蟻爬過的癢。

不過不管寫了什麼,就剛剛百里守約拿着槍指他的態度,他就不想留下來。

百里守約看出鎧還是想走,連忙說:「你的身世,我會幫你一起查。木蘭隊長其實還有一部分沒有告訴你。」

鎧回頭看着百里守約,他不想做一個無根的人到處漂泊,百里守約的這句話確實讓他很心動。

百里守約將信物打開,裏面是一顆藍寶石,那顆藍寶石很眼熟。

鎧的腦海里閃過一個畫面:一個小女孩興奮的跑過來和他說:「哥哥哥哥,看看我找到了什麼,蘊藏着巨大能量的藍晶,只要我吸收了裏面的力量,我就會成為家族中最最厲害的人。」

他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又把眼睛閉上:「娜娜,別鬧,讓哥哥再睡一會兒好不好。」

另一邊,百里守約拿着藍寶石遞給他:「這是你十年前給木蘭隊長的,應該是你很珍視的東西。」鎧接過藍寶石,可是沒有再想起更多的畫面,他盯着藍寶石看了很久,希望能再回憶起更多畫面,可是什麼都沒有。

百里守約已經在地上鋪好了被褥,看鎧還拿着藍寶石發獃,想了想這樣的小東西確實容易丟,他從脖子上取下項鏈,把他和玄策的相片小心翼翼的取下來,放在小偶人旁邊,然後對鎧說:「你把它放這裏面吧?」

鎧看向被放到一旁的相片,問道「那你呢?」

「我再做一個。」

鎧沒有推辭,將藍寶石放到框中,百里守約將相框蓋上,然後將想將項鏈套在鎧脖子上,發現鎧比他還高一些,笑着讓鎧低一下頭。

鎧微微蹲下一些,目光與百里守約平齊。他和百里守約離得近,可以看到百里守約紅色眼眸中小小的自己,在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弱小生物面前,乖巧的低下頭。

鎧一共見過兩次百里守約開槍,一次是擊退了魔種,一次是打中了奕星,兩次開槍都很冷漠果斷,但鎧總能從百里守約的表現中看到冷漠之外的溫柔,讓他每次生氣後總是那麼輕而易舉的就原諒了百里守約對他的誤解。

項鏈帶到脖子上,鎧將項鏈放到衣服里,上面還沾着百里守約的體溫,並不冰涼,暖暖的。

百里守約指了指床:「你今晚睡這裡吧。我睡地上。明天帶你報名長城守衛軍,落一個正式的住處。之前你睡的空房間被安排出去了,最近招人多,為了填補之前魔種大規模侵襲造成的缺口。」

鎧看了看地上的鋪蓋,雖然他什麼惡劣環境都睡過,但是他不明白,床看起來也不小,為什麼不能兩個人都睡床上?他是這麼想,也是這麼問出了口:「為什麼不能兩個人一起睡床上?」

這話百里守約還真無法回答,他做下級兵士的時候經常擠一個大通鋪,一群大男人,都沒啥講究的,就是覺得好像鎧這樣的人,不太適合和人擠在一起睡的樣子,他小時候應該生活條件優渥。突然想到明天鎧要是長城守衛軍報名後考過了,那也是要從下級兵士做起的,還是要擠一個大通鋪啊,光今天講究有什麼用?

於是把地上的鋪蓋收起來,被褥抱上床:「那就一起睡床上吧。」

鎧先去屋內洗漱,將鎧甲脫掉後才上的床鋪。百里守約看起來似乎很累,等鎧回來的時候已經睡著了。

鎧記得他進屋時百里守約正在擦藥,他進來後擦藥就被耽擱了,也不知道擦完了沒有。

他輕輕的掀開百里守約的衣服,看到橫在腹部上斑駁的傷口,在白皙的皮膚上顯得格外的明顯。

鎧糾結的看了一會兒,不太明白這傷屬於嚴重還是不嚴重,他自身傷口恢復很快,只要沒死,對他來說就是輕傷。

《隊長給我撿個男朋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