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 連載中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

來源:google 作者:桉藍QAQ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司逸寧 桉藍QAQ 都市小說

[養成][慢節奏][無系統]司逸寧穿越到平行世界的一個嬰兒身上,而且還是「天胡開局」——是個孤兒還是一個孤兒的司逸寧,創不了業,也談不了戀愛但他明白,付出就有回報,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司逸寧覺得未來可期,誓要成為祖國最靚的那個花骨朵,為祖國發光發熱!直到那天他不小心遇到了一場車禍,救了一個冷冰冰的女人,故事便由此開始……十幾年後的某一天,女人看着隔壁雙胞胎姐妹纏着自己養的小白菜,登上了某乎「在線等,自家養的小白菜被撬了怎麼辦?」展開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章節試讀:

靜海市福利院。

時值盛夏,正值午休時間。

福利院中的孩子都在睡午覺,但除個別孩子之外。

一張小肥臉從拐角處探了出來,看着前方的光亮處。

「只要穿過下一個拐角,就可以溜出去了。」

男孩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着,貓着腰貼着牆悄咪咪的行進。

幾米的走廊並不算遠,但男孩走的並不快,而且還得時時刻刻注意周圍的「敵情」。

男孩貓着腰穿過了拐角,正得意自己沒有被逮住得時候,一雙大長腿擋住了男孩的去路。

大長腿的主人伸出手將小男孩兒給提溜了起來。

「逸寧,你又準備偷偷溜出去?」

小男孩兒撲騰着兩條小短腿兒不斷在撲騰着,但是在這名少女的手中,男孩兒的掙扎沒有什麼用。

「阿狸姐姐,放開我好不好?讓我出去好不好?我保證,晚上之前一定回來。」

司逸寧掙扎了一下,發現沒法掙脫之後,只能放棄掙扎,走撒嬌路線。

如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帶着些許的委屈看着狸幼薇。

十分喜愛司逸寧的狸幼薇自然無法阻擋司逸寧的撒嬌。

轉過頭去,平復一下心情之後,忍住不去和司逸寧的眼睛對視。

屈指輕彈了一下司逸寧的額頭。

「不行。」

狸幼薇白皙的額頭貼近司逸寧的額頭,故作嚴肅的說道。

「你忘記了你上次很晚才回來,溫奶奶急的哭了的事?」

司逸寧尷尬的摸着自己的臉頰,訕訕的說道。

「上次是意外,這次我撿垃圾一定在傍晚前回來。我保證!」

司逸寧說著還伸出三根手指發誓!

司逸寧出去不為了其他,就只是為了撿垃圾罷了。

司逸寧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一個穿越者。

從三十多歲的996單身打工仔穿越成了一個孤兒。

深知無錢萬事難的司逸寧,在有行動能力的年紀,就已經開始出去撿垃圾攢錢了。

為了不讓別人感到奇怪,司逸寧儘可能的「成為」一個小孩兒。

狸幼薇同樣也是一個孤兒,是所有孤兒院孩子心中的大姐姐。

但狸幼薇卻只有一個弟弟。

每次從學校回來,她都會給孤兒院的孩子們帶些吃的,但給司逸寧的,總是狸幼薇所能給予的最好的?

比如其他孩子是一塊錢的小布丁,司逸寧則是三塊的巧樂茲。

狸幼薇生的很漂亮,剛剛進入大學的她,就已經穩坐校花的位置了。

但因為某個原因,狸幼薇很喜歡司逸寧,甚至可以說是對司逸寧很依賴。

「不行。」

狸幼薇邁動着兩條大長腿,提溜着司逸寧走回了休息室。

一路上,仍由司逸寧掙扎,狸幼薇提溜着司逸寧的手沒有絲毫的放鬆。

「阿狸姐姐,這次你答應我好不好?」

被狸幼薇放在床上的司逸寧還想做最後的一次嘗試。

「不行。」

狸幼薇的聲音輕輕柔柔的,但卻不容置疑。

幫司逸寧脫下鞋子,狸幼薇看着司逸寧,仰了仰小腦袋。

「睡吧。」

司逸寧無奈的嘆了口氣,躺在了床上,蓋上了被子。

狸幼薇替司逸寧掖了掖被角,輕聲說道。

「逸寧,我不知道你出去撿垃圾是為了幹什麼。」

「那你答應阿狸姐姐好不好?以後不要出去撿垃圾了好不好?我每周省一點兒,給你好不好?」

狸幼薇的聲音甚至帶着絲絲的哀求。

她在害怕,她害怕司逸寧出意外,怕這個在她最絕望的時候,對她說「你能抱抱我嗎?」的小男孩兒出什麼意外。

狸幼薇在一旁看着司逸寧閉上了眼睛,在司逸寧的臉上留下一個香吻之後,便離開了。

只是狸幼薇沒有看到,司逸寧白皙的耳垂有些微微泛紅。

待確定狸幼薇離開了之後,司逸寧才睜開了眼,摸了摸自己被狸幼薇吻過的臉頰,白皙的耳垂愈加紅潤。

三十多歲的靈魂搭配上三四歲的身體,讓司逸寧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尤其是面對比他大許多的女人,狸幼薇的一個親吻就可以讓司逸寧面紅耳赤了。

雖然司逸寧有着一個三十多歲的成熟靈魂,但為了這不至於表現的太「成熟」而被抓去關小黑屋,供人研究,所以司逸寧一直表現出來就是一個早熟的孩子,雖然早熟,但在外人的眼中看來,雖然早熟,但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夠接受。

司逸寧所在的靜海市孤兒院雖然名字是靜海市,但很早就被撤銷了,孤兒院能夠保留下來,也是孤兒院院長——溫院長懇求才留下來的,不過司逸寧一般都叫她溫奶奶。

溫奶奶是第一任院長也是最後一任院長,對這些相處了不少年歲的孩子們,實在是難以割捨,所以才懇求把孤兒院留下來。

從abc 青絲、風華正茂的少女,到如今雙鬢斑白、爬個兩層樓都要歇上許久的老太,溫奶奶為這個孤兒院、為這些孩子付出了自己青春,

被摘牌的那一刻起,這個孤兒院的性質也就變了,也沒有了資金來源,院里的花銷也就斷了,這些年,院里的花銷全開社會各界的一些資助和溫奶奶的退休工資,勉強能夠保證孤兒院的運營。

有些好運的孩子會被人領養,而運氣差一些的孩子,就只能留在院里,而留下的這些孩子,讀完高中,如果考上了大學,就由院里出學費供他們讀大學,狸幼薇就是如此,而沒有考上的,就只能離開孤兒院,自食其力了。

雖然院里的生活拮据,但溫奶奶和這裡的工作人員以及偶爾回來的志願者,對這裡的孩子們都很好,所以司逸寧也沒有覺得這裡生活很差,反而還覺得不錯。

雖然司逸寧才四歲,不對,用司逸寧自己的話來說,是還差六十九天才四歲,但卻不像是一個四歲的孩子般。

其他的小孩子喜歡吃零食,嚯闊落,他呢?

時常捧着一個「為人民服務」的搪瓷杯,坐在台階上,看着玩鬧的其他孩子,美美的喝上一口。

在其他孩子鬧騰玩鬧的時候,司逸寧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坐在台階上,捧着一本書安靜的看着。

雖然孤兒院裏面的書對司逸寧來說太過幼稚了,但重活一世,重新回過頭來看這些書本,司逸寧覺得還蠻有趣味的。

在一眾正在鬧騰的孩子裏面顯得格外安靜懂事的司逸寧,像是一朵清蓮。

「今天是我穿越的第一千四百五十三天,今天想偷跑出去又被阿狸姐姐抓住了。」

司逸寧望着天花板,小聲喃喃道。

穿越過來的日子,司逸寧剛開始想着怎麼回去,但經過無數次的推演,司逸寧發現,回去的可能性幾乎(劃掉)為零,慢慢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

司逸寧通過孤兒院的電視還有來這裡服務的志願者,了解到這是一個和自己上輩子差不多的世界,漸漸的對這個世界有了那麼一絲絲的歸屬感。

繼續在床上胡思亂想了一會兒,抵抗不過睡意,便沉沉睡去。

不過司逸寧並沒有睡多久,就被狸幼薇給輕輕叫醒了。

「阿狸姐姐,怎麼了?」

司逸寧揉着惺忪的睡眼,朦朧的看着貼的很近的俏臉。

「有人來找你,溫奶奶讓我過來叫你過去一趟。」

狸幼薇挨的很近,小腦袋放在扒住床沿的小手上,眼中滿是低落。

「找我?」

司逸寧眼中滿是問號。

他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孩子,更要爭做祖國的花骨朵兒呢,更沒有做違法亂紀的事兒?怎麼會有人來找他呢?

「逸寧,如果她是來領養你的,你會不會跟她走?」

來找司逸寧的是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也是一個很有錢的女人,她身上的衣服,是狸幼薇有可能一輩子都買不起的。

而從溫奶奶叫她去時臉上的笑容,聰明的狸幼薇猜到了裏面正喝着茶的,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是來領養的。

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想要領養的孩子是司逸寧。

「領養?」

司逸寧的腦袋緩緩出現一個問號。

一個沒見過的陌生人要來領養他?

這什麼劇情發展?

「你先告訴我。」

「她領養你,會不會跟她走?」

狸幼薇撇了撇嘴,用兩個手指夾了夾司逸寧臉上胖嘟嘟的臉蛋。

司逸寧在狸幼薇的注視下點點頭。

「跟啊,為什麼不跟呢?」

他露出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

「好不容易有個家庭領養我,肯定跟啊。」

司逸寧長得粉雕玉琢,許多家庭就對其「一見鍾情」,但每次和司逸寧交談後,都會放棄領養他的想法。

因為司逸寧表現的在他的這個年齡段過於的早熟了,每個人和司逸寧交談之後,都會驚訝司逸寧的早熟,然後產生猶豫,最後進而放棄——但凡來領養的家庭都希望領養一個更容易培養感情的懵懂小孩兒。

「……」

什麼叫好不容易有個家庭領養你?

狸幼薇的鼻子有些酸楚,要不是強忍着,她一定哭給面前的男孩兒看。

說真的。

狸幼薇並不相信其他人能夠把司逸寧照顧好,因為她覺得和司逸寧之間的感情是最深的。

她不甘心,也捨不得。

但狸幼薇又說不出任何反對的話,因為她捨不得司逸寧受苦。

狸幼薇想的是,等她畢業了,就把司逸寧接到自己的身邊,但現在的她還沒有畢業,即便畢業了,想要把司逸寧接到自己的身邊,也要努力上個好幾年。

在沒人領養的情況下,狸幼薇還可以自我欺騙,騙騙自己,跟在她的身邊總比在院里好,但當「競爭者」出現,尤其是一個疑似巨有錢的「競爭者」出現的情況之下,自卑感在狸幼薇的心中悄然蔓延。

因此,她說不出任何反對的話,甚至不敢表露任何的負面情緒。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