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佬嬌妻專治各種不服
大佬嬌妻專治各種不服 連載中

大佬嬌妻專治各種不服

來源:google 作者:姜小夕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姜夕 薄寒沉

前世落得個家破人亡不得好死的結局,都是姜夕自作自受的結果重生歸來,姜夕擦亮眼睛展開

《大佬嬌妻專治各種不服》章節試讀:

姜夕看了眼時間,意識到牛L和記者很快會出現。
來不及找衣服,裹着床單逃出了房間。
她一路跌跌撞撞往前跑,剛到電梯門口,便看到兩個長相帥氣的男人,正在接受姜雪兒保鏢的指示。
是上一世的兩個人!
姜夕目光冷了冷,轉身往樓梯口跑去。
可誰知一堆記者早已潛伏在那兒,時間一到便會衝到房間拍照、抓姦。
前後她都走不了,要不跳樓?
姜夕往往下一看,至少三十層,頓時嚇得雙腿發軟。
跳下去,必死無疑!
該死的姜雪兒,故意選這麼個地方!
聽着電梯口傳來的腳步聲,姜夕拚命保持冷靜,掃了一眼走廊,視線最終落在走廊盡頭。
這層樓,只有兩個套房,分別在兩端盡頭。
來不及了,賭一把!
姜夕跑到另一間套房門口,試探性的擰了擰把手。
幸運的是,房門沒鎖。
可在女孩兒露出笑容之時,房門突然從里打開,慣性之下嬌小的身子失去重心,狠狠摔了進去。
四肢着地,面朝下,姜夕覺得渾身骨頭都快碎了!
她忍着劇痛慢慢抬起頭,目光所及便是一片刺眼的紅,鼻腔里迅速被濃濃的血腥味充斥。
生人入侵,一旁站立的保鏢立刻將她提起來,以一個屈辱的姿勢讓她半跪在地上。
這一動,姜夕徹底看清發生了什麼。
只見大廳**的沙發上,一位身姿修長,面容冷峻的男人正慵懶的靠着扶手,肌膚泛着病態的白。
他領口半開,胸前白色襯衫染了大片的紅,猩紅的眸正鋒利如刀的盯着她,渾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進的生冷氣息。
他好像受傷了!
被男人這麼盯着,再看到周圍凶神惡煞的黑衣保鏢,姜夕打了個冷顫,察覺到了危險。
她似乎來錯地方,招惹到不該惹的人!
冷靜,不能亂!
見她不說話,為首的金髮保鏢掏出槍抵上她的太陽穴,冷聲質問:「說,同夥在哪兒?
還有多少?」
什麼同夥?
傷了那男人的同夥?
姜夕臉色大變,僵硬着身體急忙解釋:「我只是走錯房間,不是什麼同夥。
若是不信,你們可以去......」 她本想說調監控,可才想起來,上一世姜雪兒提前將監控弄壞,才讓她有口難辯的被所有人誤會。
突然有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感覺!
看她吞吞吐吐的樣子,保鏢更覺得她可疑。
「醜八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敢胡說一個字,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醜八怪!
她丑,是因為姜雪兒嫉妒她的美,說她適合這樣的打扮和妝容,還給她配了「專門」的化妝師。
她深信不疑,頂着一張自以為美若天仙的醜臉,作天作地,直到把自己作死!
感覺到保鏢扣動扳機,姜夕身體抖了抖,額頭冒出冷汗。
她還沒復仇,不能死!
重生不到十分鐘就死翹翹,老天爺也不會和她開這種玩笑的。
「真的是誤會,如果我是同夥,怎麼可能自投羅網?」
「我身上什麼都沒有,不可能是殺手!」
「你們放了我吧,我保證什麼都沒看到......」 有理有據,找不到一絲破綻!
保鏢上下打量她一眼,扎眼的爆炸頭,辣眼的妝容,詭異的穿着,不像是殺手......倒像是個女瘋子!
保鏢皺了皺眉頭,轉頭看向自己的主子:「薄爺,怎麼處理?」
處理?
不會真的想殺人滅口吧?
被喚作薄爺睨着陰鷙的眸,薄涼的嘴唇輕抿成一條線,將眼前偽裝冷噤的女人看個透徹。
姜夕被他看得頭皮發麻,差點當場去世!
他不說話,是在想怎麼不留痕迹的殺了她?
意識到危險,姜夕里拉揚聲開口:「我學過醫,會包紮和處理傷口!」
保鏢愣了一下,驚喜的看向薄寒沉:「爺!
要不然......」 暗殺薄爺的那幫人還沒走,叫醫生會打亂計劃。
話音落,姜夕便如小雞一般被拎到薄寒沉腳邊,保鏢冰冷的槍口依舊抵着她:「別給我耍滑頭!」
姜夕小雞啄米般點頭,將身上床單裹緊,伸手顫顫巍巍的去解男人染血的襯衫。
竟然是槍傷!
他們到底是做什麼的?
「子彈取不出來,我先幫你簡單包紮,可能會有些疼。」
事先聲明,不然可能會被當做殺手的一槍崩了!
十五歲之前她都生活在孤兒院,孤兒院孩子多,難免磕磕碰碰照管不到,所以每個孩子都學了一些簡單的急救知識。
聽見她的聲音,男人陰鬱的黑眸有了一絲反應,微微抬眸施捨了她一個眼神。
辣眼的爆炸頭下,是一張丑得像調色盤的臉,身上的香水味濃得讓人作嘔。
只是一秒,便冷漠挪開。
看見男人嫌棄自己的表情,姜夕悄悄翻了個白眼,將酒精灑了上去。
傷口頓時火辣辣的疼,男人稜角分明的俊臉皺了幾分,垂在一旁的指腹猛地收緊,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姜夕怔住,這麼能抗?
還是人嗎?

晃神之際,她的手不小心戳到傷口,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深邃的黑眸滑過濃濃殺氣:「想死?」
姜夕被他眼底的冷意嚇到,壓着恐懼,佯裝鎮定:「抱歉抱歉!」
男人嫌棄的甩開她的手,平復着呼吸,緊繃的身體上下起伏。
姜夕揉了揉差點被捏斷的手腕,心底暗罵一聲:求人還這麼狠,疼死你!
十幾分鐘後,血終於止住,姜夕不露聲色的鬆了口氣。
她該慶幸在姜家奢靡頹敗,做千金小姐的這幾年,沒忘掉這本事。
無視手上沾染着的血,姜夕咬緊牙關,低聲詢問:「請問我可以走了嗎?」
抬眸瞬間,剛好與男人四目相對。
男人深不見底的黑眸,冷冰冰的盯着她的臉。
準確的說,是盯着她的眼睛...... 雜亂的爆炸頭擋住大半邊臉,隱約露出一雙畫著死亡芭比粉,卻格外清澈乾淨的雙眸。
男人眼神深邃莫測,似乎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什麼來。
時間靜止一般,讓人呼吸困難。
就在這時,保鏢忽然推開門。
「薄爺,人抓到了!」
姜夕驚喜,抓到兇手了?

《大佬嬌妻專治各種不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