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閨蜜搞穿越
帶着閨蜜搞穿越 連載中

帶着閨蜜搞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阿離要吃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芩闌 青徵

【女強修仙文】被閨蜜卜了一卦,然後雙雙穿越兩人似乎帶了個不得了的神器,閨蜜管它叫冥冥之中自有指引別人打架,她倆看戲別人闖關,她倆拿獎品不知不覺升了級,不知不覺打了怪,不知不覺有了個神獸……閨蜜的對象是她卜卦卜來的她的……,青徵極目遠眺……哪兒呢?某人:……我在你身後展開

《帶着閨蜜搞穿越》章節試讀:

青徵猛地回頭,額頭卻撞見一堵硬梆梆的牆,她往後退了半步,抬眼一看,正是那個帶着面具的黑心肝。

白陵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看不出喜怒:「玩夠了?」

青徵連忙點頭:「嗯嗯,夠了,夠了……」

白陵轉頭,又將兩人往藏書閣的方向帶。

藏書閣修建的十分壯觀,六角房檐綿延而上,如銀勾畫月,磚紅色的裝飾,古樸而華貴,正大門處有六名護衛把守,圍繞着藏書館,又有兩列士兵巡邏。

白陵朝門衛出示了一塊令牌,而後大門打開,三人踱步進去。

「我知道你們不想修鍊。」白陵忽然說道:「可是這世界紛亂複雜,如果你們沒有保全自己的實力,要不了多久……」

白陵忽然頓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罷了,如今同你們講這些還為時過早。只是你們還是要記住,只有爬的高了,才不會被螻蟻所啃食。」

芩闌扯了扯青徵的袖子,低聲道:「姐姐,他說的挺有道理的。」

青徵默不作聲,她抬頭看見一個巨大的圓柱體,圓柱體的表面放置了各類的書籍,從下至上差不多有幾萬本,只是越往上書籍的數量就越少。

青徵忽然問道:「這些修鍊功法我們可以隨便挑嗎?」

白陵回答道:「當然可以。」

芩闌馬上問道:「那有占卜之術嗎?」

白陵:「應當也是有的。」

青徵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幾分不尋常的意味,直到青徵伸手去觸碰第五層的一本修鍊功法,一股強大的力道將她推開來。

她又伸手去碰第六層,還沒有碰到,就又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彈開。

芩闌見此,也跟着去試了試,結果同青徵一樣,還沒有碰到就被彈開。

芩闌:「這是怎麼回事?」

青徵幽幽道:「只怕是有什麼實力,才能修鍊什麼功法。」她轉頭看向白陵,「我和芩闌如今尚未開始修鍊,哪來的實力去拿這些修鍊功法?」

「廢物。」熟悉的聲音傳過來,兩人轉頭,看見左憐荷從藏書閣大門進來,她趾高氣昂的說道:「你們才剛剛踏入修鍊的門檻,就妄想着拿藏書閣上層的修鍊功法?」

左憐荷說著,從藏書閣圓柱體的第二層隨便抽出一本修鍊功法,炫耀似的在幾人跟前晃着。

芩闌有些無語:姐姐,她怎麼跟個蒼蠅似的?

青徵直接無視,她隱隱感覺手腕上的手鏈似乎有所指引,白色的小蝌蚪帶着她指向第一層的某一本書。

青徵將那本書抽出來,上面寫着浮雲決三個字。

「這本功法的修鍊之術在於潛移默化的改變,它會將你經脈中的雜質污穢慢慢洗去。」白陵悄無聲息的站在青徵身邊,給她解釋。

芩闌眨了眨眼:「洗完了會怎樣?」

白陵淡然道:「若是通身沒有雜質,經脈不會被污穢所堆積,那麼將壽與天齊。」

芩闌震驚:「我去,長生不老,那嬴政聽了不得跪求啊!」

左憐荷在一旁冷哼一聲:「從古至今,還沒有人能將經脈里的雜質洗乾淨呢。」

左憐荷說完,門口的一名侍衛忽然進來:「二小姐,您本月進入藏書閣的時間已經到了,還請二小姐移步。」

左憐荷怒目而視:「你怎麼不催他們?」

侍衛恭恭敬敬的回答:「他們有家主令牌,可在藏書閣隨意進出。」

「什麼?!」左憐荷不可思議的看着一旁閑散的三人,又盯着那侍衛:「你看清楚了,我可是二小姐,老爺的親生女兒!」

侍衛不卑不亢:「二小姐,還請移步,這也是老爺的命令。」

左憐荷怒不可遏,看見青徵和芩闌完全都沒有去看她,她反倒像是個跳樑小丑一般,更加氣急,呼吸急促的發出類似於鼓風機的聲音。

最後,她還是揚長而去。

芩闌在第一層果然找到了占卜之術,裏面記載了從古至今的占卜變化,還有如何從卦象中探究更隱晦的深意,她找到了一個角落的地方,坐在那裡全神貫注的看。

青徵翻開浮雲決,根據上面的修鍊功法,將七經八脈里的污穢雜質過了一遍,周身清掃一番後,感覺四肢百骸都輕鬆了不少。

睜眼時,青徵看見白陵默默的坐在她身邊,他周身籠罩着一層薄霧,面具下的雙眸緊閉着,黑長的睫毛輕輕地搭在下眼瞼上,他明明端坐在藏書閣之內,卻好像身處於萬丈高空,隔絕於世。

白陵黑長的睫毛顫了顫,慢慢的睜開眼睛,露出那雙墨色的明亮的眼睛,他和青徵四目相對。

半晌,白陵說道:「傻了?」

青徵從發獃中回神:「殺誰?」

白陵:「……」

白陵沉默着看着她,青徵心虛的別開視線,咳了兩聲,看向一旁已經睡著了的芩闌。

天色漸晚,芩闌在路上打着哈切,寶貝似的抱着手裡的占卜大法,他看了看左邊的青徵,又看了看右邊的白陵,忽然發覺氣氛有些安靜。

芩闌出聲道:「白陵,你住在哪裡呀?」

白陵:「往西五百里有一座雪山,我住在雪山下的那幾個房子里。」

芩闌瞪大了眼睛:「五百里,那你多久能到?」

白陵:「一刻鐘。」

「哇!」芩闌發出驚嘆之聲,對着青徵說道:「姐姐,我忽然對修鍊感興趣了!」

青徵:「……」

翌日清晨,白陵又準時準點的站在了小院門口,芩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忽然發覺窗外站了一個人,陰影籠罩下的人影帶着壓迫的氣息。

芩闌連忙去推還在睡夢中的青徵,「姐姐,該起床了,白陵好像已經過來了。」

青徵拍開芩闌的手,不耐的翻了個身,企圖去追逐快要離去的周公。

芩闌沒法,轉頭看向窗戶,發現站着的人不知何時消失了。

接着,屋外傳來笛聲,綿延不絕,攝人心魄,青徵在睡夢中彷彿有刺骨的寒冰扎在心口,她猛然起身。

青徵和芩闌亦步亦趨的跟在白陵後面走,白陵還是和往常一樣,一模一樣的穿着,一模一樣的姿態,彷彿是被設定好了一般。

從小院出來沒多久,正撞上了在涼亭搔首弄姿的左憐荷,左憐荷穿着一身異域舞娘的衣服,周身的鈴鐺隨風搖晃,發出叮鈴鈴的脆響。

芩闌拉着青徵停下腳步,芩闌有些不解:「姐姐,你說她幹嘛呢?」

《帶着閨蜜搞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