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情深難壽
穿越之情深難壽 連載中

穿越之情深難壽

來源:google 作者:然幻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楓 辛影

我本是21世紀一名普普通通年滿25歲的女子,一場意外來到異世借屍還魂,可這破破爛爛的衣服是什麼鬼,這滿頭的稻草又是什麼鬼接受現實後的阿影不得不承認,她確實夠倒霉,她是名乞丐腹中空空,飢餓難耐可是這舉目無親,身無分文的,到哪兒填飽肚子呢?跟着一眾乞丐跑來跑去,有人施捨,搶不到,不會偷更不敢搶,轉悠了半天,連口水都沒喝上,正愁該怎麼辦時,破廟裡來了一些人,推推搡搡的把人都分開兩邊,我正餓的眼冒金星呢,差點沒來個狗吃屎,……呸呸呸,他們才吃屎只見為首的約莫四十來歲,穿着不俗,一幫隨從也是服裝統一又乾淨,我正想着這是哪家大戶人家來施捨粥飯了?就聽為首的高聲說道:「女子站右邊,男子站左邊,我家主子有好生之德,看你們可憐,特意交代,這次家丁僕從就從你們中間選,都站好了,想吃飽飯就老實點」說著就左看看右看看,一臉的嫌棄和不如意,一幫子乞丐耷拉着腦袋,頭都不敢抬一下,我心想呵呵,老天待我不薄啊,剛來就給安排飯碗了……後來,到後來才知,這是我苦難的開端,也是我遇見他,後來所經歷的一切的引子……展開

《穿越之情深難壽》章節試讀:

玩笑後,我回到花園擦拭涼亭,心情輕快,忍不住哼起小曲,今兒個真高興,真啊真高興……正起勁,忽然背後一冷,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忽聽得背後有人呵斥道「哪裡來的小丫頭,這般不知規矩,主子來了還不迴避」,我低垂着頭正躬身後退,忽聽得一清朗儒雅的聲音「小丫頭,你新來的?」,「回主子的話,是」,說完沒聽到回應,只覺有一雙眼睛在上下打量,正準備出去,忽又聽到「抬起頭來,我看看」,我心裏一驚,可別被看上,可又轉念一想,不會啊,王爺是什麼人,我還是小丫頭呢。低眉順眼頭略抬起,就這樣一盞茶的功夫,才聽到瑞王爺說道:「回頭把這個小丫頭要來,以後在我身邊伺候吧。」

我這裡心慌的不行,退出涼亭,頭也不回往管事婆子處去,到了院子里,「王嬤嬤,王嬤嬤」我急切的高聲喊道,一眾婆子聽到聲音都出來看我,王嬤嬤走出來斥道:「今兒咋這般沒規矩,這麼大聲做甚」我這才安下心把剛才的事兒說了,王嬤嬤看了我一眼,「進屋裡說吧,都幹活去吧」,我隨王嬤嬤走進屋裡,嬤嬤道:「你說的我知曉了,於你來說是好事,只是……唉,以後在主子身邊,萬事多想想,俗話說三思而後行,你啊,還小,以後我們這群老傢伙護不住你了,一切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只是你記住莫要心高氣傲,莫要覺得自己長得好看而忘了自己的身份,否則你的小命啊留不住,我們這群老傢伙可不想給你個小妮子收屍……」說著眼淚就下來了。我何嘗不知,嬤嬤們平日對我的好,我一個現代人,又怎會不懂嬤嬤的話,只是身不由己,徒嘆奈何!

第二日瑞王身邊的小廝就來了,我忍着即將脫眶而出的淚,笑嘻嘻的跟眾位嬤嬤告別,「我去主子身邊伺候了,來日得了主子賞,請嬤嬤們吃酒啊」,嬤嬤應聲好,卻都偷偷擦眼角,我東西本就不多,嬤嬤們也未為我添置,我就跟着小廝全子走了……

七拐八拐的走到一處大庭院,迴廊下王爺正在看書,全子讓我在遠處站着,他去回王爺。過了一會兒,叫我過去,我先是給王爺磕頭見禮,起來後,瑞王問「你叫什麼名字,多大,可識字」「阿影,不知自己年歲,略識得幾個字。」「哦?識字!何人所教啊?」「回王爺,在破廟幾年,跟着一起的一個老乞丐學的」,「嗯,那你以後就在書房伺候吧」,「爺!怎可讓她去書房。」瑞王瞪了全子一眼「就這麼定了」,「是」全子委屈巴巴的說。

我跟着全子來了書房,只見簡單的裝飾,窗明几淨的,靠牆全是書架,書架上滿滿的書,還有幾幅畫,只知是山水,卻不懂其意境。全子說「以後你就這兒伺候,打掃,書房後面有一間空置的房間,你收拾下,以後就住那兒,以後你是書房的人,記住,書房是王府重地,誰都不可以隨意進出,更不可擅闖,你管理書房更不可出去與人亂講。」「是」他見我低眉順眼的也就沒再多說,就出去了,留我一人原地獃獃站着。

過了一會兒,我見他並未回來,就四處看看,書房周圍都種滿了翠竹,看着就清幽雅緻,我不禁心生歡喜,這真是個好地方啊!往書房後面走去,有並排三間房,左邊卧室,中間空空的,右邊是一個小廚房,還連着一小間,推門進去才知是洗澡的地方,可能是燒水方便吧。我心想,如果我可以從廚房拿些材料,偶爾自己做些吃的也挺好。

換了新的環境,廚房旁邊的空地上就有一口井,我打了些水開始收拾屋子,里里外外打掃完畢,累成了狗,連晚飯都不想去拿了。實在是又累又餓,還是拖着疲憊去廚房拿吃的。

廚房的人看到我沒了以前的隨意,只有嬤嬤們朝我擠眼睛,我對她們笑笑,拿了飯食,比以前好了不少,有葷有素,雖說以前有嬤嬤們在沒缺我吃喝,可份例里的菜也就一樣,偶爾才有葷。

我回到住處,突然很想去跟嬤嬤們擠在一處吃飯,一個人的飯菜好難下咽。

吃完飯收拾好,就見有人來叫我,說管事嬤嬤來了,在門外,我奇怪她們怎麼不進來我的住處看看。走出去,就聽王嬤嬤說「影姑娘,這是王爺交代給您備的衣物,王爺說,書房是重地,我等不能進入,只好勞煩您出來了。以後伺候王爺可要盡心儘力,有什麼少的缺的打發個人知會我們一聲就是」,只見後面的人手上的托盤裡除了胭脂水粉還有衣物首飾,「嬤嬤可是拿錯了,我只是個小丫頭,怎用得了這些好東西」我疑惑的說,王嬤嬤道:「以後也是王爺身邊伺候的人,怎可失了王爺的臉面,毫不誇張的說,王爺身邊的小丫頭都得比一般人家的小姐金貴,何況王爺這般信任與你,將王府重地交於你,我等自然不敢怠慢」,「那就謝嬤嬤了,讓嬤嬤費心準備了這些」「姑娘折煞咱們了」客套一番送走她們後,讓書房守衛幫忙拿了進去,回到屋裡躺在床上,心想莫要讓人給利用了去,得多留個心眼才是,便睡了。

早晨,外面蟲鳴鳥叫,我早已習慣了早睡早起,生物鐘準時叫我起床。打了水洗漱穿戴好,去了書房,把書整理好,又各處擦的乾乾淨淨,地面也擦拭過後,覺得有點累,就隨手拿了本記錄朝代和各地風土人情的雜書看了兩眼,我確實略識幾個字,這古書和現代很不同啊,我猜能猜幾個罷了,起的早又累就這麼靠在書房的一角睡著了。

不知他是什麼時候來的,只是覺得冷後來又暖和了些,就這麼睡了從來這裡開始的第一個懶覺。等我睜開眼睛,看到他正埋頭奮筆疾書,低頭又看到身上蓋的大氅,忽的就紅了臉,滿腹惴惴。連忙收拾好大氅,站起身來,就聽全子陰陽怪氣「哼!就說不該讓個小丫頭來吧,爺你偏不聽,你看你看,這都睡到日上三竿了才醒,爺就該讓我叫醒她,不知輕重的死丫頭。」

我站在那裡一聲不敢吭,就這麼站着,等他寫完後,輕笑着說:「喜歡看這本書」,我疑惑的看過去,「是……是,就是看不懂,好多字不識的」「你看你看,還敢偷看主子的書,我看就該攆出去,沒規矩的東西。」小全子一臉憤憤。王爺並未斥責,只是道:「明日起我教你識字如何?」我抬起頭看他,滿是不可置信,「可好?」「還不趕緊謝恩,主子就是太好心了」。

「好」我很開心。可是哪有什麼天上掉餡餅啊,有我也得有命接,不是嗎?

《穿越之情深難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