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連載中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來源:google 作者:糖吃栗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晉空雪 鐘行

晉空雪穿越到了女尊社會,開局就是一個二流子,家徒四壁,賭場欠債,還要賣掉自己的夫郎還債晉空雪賣方子,參加糕點大賽,開自己品牌的鋪子,從一無所有到人生巔峰的故事情感版:鐘行是人人口中的醜男人,卻是晉空雪心裏最好的夫郎,他們牽手一路走過藉藉無名,到名聲大噪,那麼可不可以,就這樣,手牽手到白頭展開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章節試讀:

因為頭痛欲裂,晉空雪只好先在床上躺着,至於賺錢的事情,以後再說吧,她現在這個身體,什麼也幹不了。

晚飯也是被鐘行叫醒的,迷迷糊糊吃了飯就又去床上躺着了。

等到第三天大天亮,晉空雪才悠悠轉醒。

身體倒是爽利了很多,除了餓。

兩晚上的時間,這具身體就治癒了不少。

簡單的吃過早飯後,晉空雪開始在自家院子里轉悠起來。

原主留給他的記憶,更像是她的人生大綱,至於細節還得自己來補充,就例如昨天她對鐘行的記憶,也是看到他吃的黑麵餅子才想起來原主的所作所為。

看完一圈後,晉空雪只有一個感覺,這個家,確實太窮了!

晉空雪現世是做甜點的,也喜歡研究各種各樣的古時候的甜點,這個想法在腦子裡頭轉了一圈,也許她可以做這個。

晉空雪的奶奶是做餅的,可是原主一點都沒學到奶奶的技藝,但沒關係,萬一她做出什麼來,也可以以此為借口。

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個是要去附近的集市轉一圈,還有就是看看這有啥可以做的。

八月的空氣中彷彿在火烤,晉空雪沒錢坐牛車,只好快步趕路,爭取在中午最熱的時候能回家。

鐘行一言不發的跟着她,懷裡還揣着他們家裡最後的積蓄。

晉空雪也是沒有辦法,剛剛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以後,她就拿上了家裡所有的錢,其實也才二兩銀子。

錢都是晉空雪自己在保管的,鐘行不知什麼時候站在門口,目睹了她拿錢的所有過程。

「妻主,你又要出去賭嗎?」鐘行開口就是這一句,嚇的晉空雪連連否認「沒有,沒有,奶奶過世前還是交給了我一些手藝,我這不想着做點東西去街上賣,好把欠款還清。」

晉空雪嘴上是這樣說,鐘行一點兒相信她的意思都沒有。

「這樣吧,要是你不放心,我們一起去,可行?」

「嗯。」鐘行立馬點頭,想着等一下如果妻主非得去**,他就早點收拾東西跑路吧!

這件事鐘行已經考慮很久了,他是被人牙子賣掉的,本想着能有一個容身之所,已是幸事,沒想到前腳踏出了狗窩,後腳就進了狼窩。

與其如此,讓他在青樓受辱,還不如殺了他,哪怕逃出去做一個叫花子,他也絕不委身於青樓。

晉空雪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夫郎正在想逃跑計劃,還一臉笑意的構建自己的生意大事。

西鳳國如今國強民強,外沒有外敵侵擾,內里西鳳國女王兢兢業業,減免賦稅,人人都可以吃飽一口飯,大多還能有富餘。

他們所在的小鎮叫平安鎮,雖距離都城不近,但所在的城還算富裕。

晉空雪他們居住的村子叫桂花村,鎮上也就半個時辰的腳步就到了。

走到鎮子場口就能瞧見裏面的熱鬧。

晉空雪放緩了腳步,眼前的一切都好像電視劇里演的一樣,穿着各色各樣的人們來來往往,有的買菜,有的砍價。

只存在於書上或者畫卷里的世界在她面前展開,變的鮮活起來。

街邊的小販賣的東西也各不一樣,地上擺着時蔬,架子上面,女子的髮釵,脂粉,小孩的玩具,應有盡有。

晉空雪站在人流之中,身邊的人來來往往,生活的氣息隨處可見,耳邊的聲音都變成了轟鳴,讓她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她真的來到了這個時代,成為其中的一員。

在獨屬於她的人生里,綻放着屬於她自己的光彩。

「妻主?」鐘行看着晉空雪在**門口停了下來,心裏不免失望,果然,這兩天她都是在做戲吧,還是狗改不了吃屎。

「啊?」晉空雪被鐘行的聲音拉回,抬頭一看,上面兩個大字,賭坊!

這下誤會可大了,她可沒有想去啊,剛剛只是在沉思而已,看鐘行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晉空雪想都沒想,拉着鐘行的手就走了。

「我剛剛是在想事情,不自覺停在了那裡,沒有想去賭。」

晉空雪解釋着,可能因為著急,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拉着鐘行的手,看着有點呆愣的鐘行,晉空雪更加覺得有理說不清了。

「沒去,就沒去唄。」鐘行把自己的手從她的手裡掙了出來。

聽他這麼說,晉空雪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也沒覺得牽手有什麼,繼續向前走着。

看着沿街的鋪子,也有一些散的糕點鋪,這些都不是她的目標,她想找鎮里最大的糕點鋪子。

「你想買什麼?」鐘行看着晉空雪無頭蒼蠅似的亂轉,額頭的汗越來越多,鐘行隱隱後悔自己跟着出來。

「哦,那個,這裡最大的糕點鋪子是哪一個?」晉空雪這才想起來,身邊這不是有一個像現成嚮導嗎?不得不感慨自己的腦子,真是傷了腦子還沒好,變傻了都。

「在另一條街,我帶你去。」鐘行知道她要找的是糕點鋪子,腦子裡是大大的疑問,晉空雪要買糕點?

而後又想到了什麼,聽說晉空雪在鎮上的青樓有個喜歡的人,看來是真的,糕點也是為他而買吧。

鐘行想着,心裏毫無波動,更加後悔這麼大熱的天,他跟着出來幹嘛!

晉空雪不知道鐘行的小腦袋瓜里胡思亂想,要是知道,怕是要大喊一聲冤枉!被欠款已經攪到焦頭爛額了,哪還有心思去想這些。

只是幾十步的腳程,他們就站在了一棟木質閣樓面前,上面寫着三個大字,聚寶齋。

閣樓看起來有兩層,檐角輕盈翹起,向上如飛鳥展翅,榫卯相扣,五脊六獸鎮守屋脊。

外面看起來已是如此美觀,站在外面向里看,四周都擺上了高大的木架,有各色的糕點擺在上面,賣相與品相皆可。

「要買糕點嗎?裏面請。」小二站在門口熱情地招待着。

「啊,我看看。」晉空雪踏步走了進去,架子上面的各色糕點都寫上了名字和價格,一目了然。

正中間的柜子邊坐着一個中年女人,她懶懶的倚在柜子邊,正搖着扇子,一個眼神兒也沒給他們。

應該是掌柜的吧?

柜子上面還貼着一則告示,晉空雪勉強認得其中的文字,大概意思是,他們正在找新的糕點,用於城裡比賽,如果誰有好的點子,可以賣給他們。

「老闆娘,我想問一下這個還作數嗎?」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