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奸臣
穿越成奸臣 連載中

穿越成奸臣

來源:google 作者:會爬樹的蛤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修凡 蕭靈汐

前世在藍星上,他李修凡好歹也是軍校畢業的優秀畢業生,身邊也也都知道他是個歷史迷展開

《穿越成奸臣》章節試讀:

「嗯,怎麼回事?
!」
蕭靈汐捲縮在床角,卻是一臉疑惑的望着李修凡道:「這奸賊他不姦汙我嗎?
!」
「王爺,出事了……」 蕭靈汐這邊正疑惑時,突然就聽到外面劉全叫喊道:「淮河地區近期爆發特大洪水,以至於川城以北六座城池一夜之間全都被淹了,現在幾十萬百姓陷入了水災之中。」
「卧槽?

這是什麼意思?

我這裡可是要洞房,難道就不能先讓我干點男人都喜歡乾的事情?
!」
李修凡一聽這話,直覺得一陣牙疼道:「唉,真是失誤……我剛才應該就直接辦事,耽誤這一會功夫說不定事情早就辦完了……」 李修凡心念落下看着容顏絕美的蕭靈汐真是忍不住一陣後悔,畢竟剛才要是直接霸王硬上弓。
早就將該辦的事情都辦完了。
「唉,算了……」 李修凡見狀咬了咬牙,最終只能痛心疾首道:「一會再來洞房花燭夜。
我要一百遍再一百遍……」 李修凡話聲落下也是一陣無奈,畢竟淮河爆發水災幾十萬梁民受災。
他身為梁國的攝政王不可能坐視不管,畢竟他明白他遇到這樣的事情要是坐視不管的話。
淮河肯定會有很多人被餓死。
何況這樣的情況通常都會爆發農民起義顛覆一個王朝,所以他不得不管這件事情,畢竟梁國要是沒有了。
他往後拿什麼橫掃六國統一天下登基為帝?

「唉,真是錯失了良機……」 李修凡心中這麼想着,一雙眼睛卻是看着容顏絕美的蕭靈汐,最終忍痛朝着門外的劉全喊道:「劉全你等我……我現在就跟你一起去見沈大人,處理淮河爆發水災的事情……」 李修凡話聲落下便推開房門走出去了,見狀的劉全卻是賊眉鼠眼的就湊上來了,反觀李修凡卻沒有搭理他,反而往前七轉八彎就一路走到了攝政王府中堂。
「王爺,我們要發大財了……」 梁國戶部尚書沈巍見李修凡進入中堂,卻是立馬挺着大肚腩迎了上來異常興奮的開口道:「淮河決堤川城沿線六城被淹,現在可是出現了幾十萬難民。
這回我們可是能狠狠撈一筆賑災銀……」 李修凡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可就有些不自然了,眼下淮河決堤川城沿線六城被淹幾十萬梁民受災。
沈巍身為戶部尚書。
他不是想着怎麼派發賑災錢糧,給幾十萬災民一口飯吃,竟然在這裡說什麼發財了?

李修凡就算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大奸臣,也差點就沒有忍住一個大嘴巴子就扇沈巍臉上去了。
不過李修凡最終沒有這麼做。
畢竟他現在可是梁國的奸臣之首,以前他要是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會比沈巍更高興,因為這確實是一個撈銀子的好機會。
不過李修凡現在肯定不會幹。
畢竟他可是藍星的一個歷史迷,眼前這種情況在冷兵器時代。
李修凡很清楚貪污賑災錢糧,無異於是將幾十萬災民推入死亡的深淵。
這戶部尚書沈巍他也非常清楚。
這人就是沈扒皮要是賑災錢糧到了他手裡,只要一過他的手到時候到災民手裡絕對不到一成。
「王爺,奏摺我已經擬好了……」 沈巍卻是完全沒有注意李修凡臉上的表情,反而是將懷裡的奏摺掏了出來遞給李修凡道:「只要王爺將這賑災的事給我,到時候這賑災的錢糧我們三七分。」
「三,三七分?
!」
李修凡聽到這話,一張臉黑的可就真是快能擠出墨汁來了,因為他明白沈巍這三七分是什麼意思。
這賑災錢糧他抽三成沈巍抽七成。
當然了這七成沈巍到了川城還要和下面的官員勢族分,到最後這用來賑災的錢糧到災民手裡絕對不到一成,因為通過他們的層層剝削。
這些賑災錢糧早就被官員與勢族分了。
而,災民就只能吃土了。
當然這個時候往往都會出現災民造反,不過有地方勢族與官員鎮壓,一般情況下災民造反大多都會被屠殺殆盡。
「王爺,三七分……」 沈巍見李修凡臉色難看,立時擠滿一臉菊花般的笑容向李修凡討好道:「你要是不滿意的話。
我們也可以四六分,反正只要王爺你滿意就行……」 「沈大人,這事明天再說……」 李修凡不動聲色,直接眸光落向沈巍道:「至於現在你先回去,畢竟今晚可是本王的洞房花燭夜,所以這件事情明天我們上朝再議……」 「王爺,這事……可不能拖啊?
!」
沈巍一聽這話卻是着急道:「我們今天晚上不想好對策。
明天上了朝張景芝他們這幫老臣,肯定會從中作梗將這件事情攪黃。」
「嗯,你在教我做事?
!」
李修凡聽的這話臉色一沉,立時森寒的眸光落向了沈巍,後者立既便反應自己失態,直接就被嚇得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拚命的給李修凡磕頭認錯。
「行了,行了……」 李修凡見狀卻是露出厭惡的表情道:「你先回去吧!
這件事情我自有決斷……」 沈巍一聽這話,簡直是如蒙大赦,立時爬了起來就往屋外跑了。
「劉全,你死哪去了?
!」
李修凡見沈巍走了,立時一屁股坐在金絲楠木椅上,對着門外叫喊了一聲道:「還不給我滾進來。」
「王爺,奴才我在……在呢!」
中堂外劉全應聲,立時便從門外一臉諂笑的就走進來了,見狀李修凡黑着一張臉道:「快給我將王府中的宋賬房叫過來。」
「王爺,好勒……」 劉全滿臉諂笑的應了一聲,扭身便推門出去了道:「奴才,這就給你去叫……」 李修凡卻按了按發漲的太陽穴,完全沒有搭理離去的劉全,因為他真的頭疼,畢竟他明白梁國的官員早已經貪腐成風。
眼前這賑災的差事要是落到沈巍這樣的人手上,無異於是將梁國幾十萬災民推入火坑。
可不用沈巍他又能用誰?

除非他自己能去淮河沿線主持賑災。
可,他不能離開。
畢竟張景芝這些忠於梁國皇室的老臣與燕王蕭景衍,可是一直死死的盯着他。
現在他要是敢離開梁都,眼下張景芝他們肯定會藉機向他發難。
這不能走?

那又該怎麼辦呢?

這總不能派沈巍這樣的人去賑災吧?

李修凡想來只覺頭都快裂開了,最主要是他知道梁國國庫並不富裕,眼前發生這麼大的災情,只怕梁國國庫也未必有足夠的錢糧去賑災。
「等等……我有辦法了……」 李修凡眼眸中突然露出一道亮光道:「這賑災的人選可以讓張景芝去,畢竟他可是梁國的宰相。
這事要是能交給他賑災錢糧多半能到災民手裡。」
「這賑災的人選到是有了,可這賑災的錢糧怎麼辦呢?
畢竟這可是幾十萬人受災,所需的錢糧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李修凡想到這裡,不由得就開始頭疼起來,畢竟這可是幾十萬人受災,不說帳篷這些救災物資,就是一天的吃糧都是很嚇人的。
「王爺,宋帳房奴才我給你請過來了……」 李修凡這邊正頭疼的時候,門外劉全卻帶着攝政王府的帳房宋明哲進來了。
「王,王爺……」 宋明哲見到李修凡卻是抱着賬本就跪在了地上,見狀的李修凡直接向宋明哲開口道:「宋帳房,你告訴我……我們王府現在有多少錢糧?
!」
「是,王爺……」 宋明哲顫顫巍巍的托着賬冊道:「攝政王府三個月前我清理府庫記載,現有白銀一百七十萬兩,黃金十萬兩,瑪瑙、玉石、名人字畫這些一共可以摺合白銀三百多萬兩,城外良田十萬畝……府內存糧八萬石……」 李修凡聽到這些數據,到算稍稍的安心了不少,畢竟他的家底還是挺厚的,不過這些他也不能全部捐出去。
畢竟他現在家大業大。
攝政王府的每天開銷也不小,如果他將這些家底一下子全部掏空,那明天攝政王府就要改換大王旗了。
現在的情況是他能出。
可是絕對不可能將家產全部掏空,不掏空就沒有辦法解決賑災錢糧的問題。
梁國的勢族商人,想讓他們出錢糧賑災,肯定是指望不上,畢竟那些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
「錢糧?

錢糧……」 李修凡伸手握住一旁的酒壺,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仰頭就是一口喝下去了。
「呸呸呸……」 李修凡喝了一口,直接就忍不住吐了出來道:「這他媽是什麼酒?
這麼難喝……」 「王爺,這可是御酒坊特意為你專供的十里醉花香。
你以前可是最喜歡喝這酒了。」
「卧槽?

就這……」 李修凡一臉不屑道:「我還最喜歡喝?
!」
李修凡話罷只感覺一陣無語,眼前這好歹也是御酒坊釀出來的酒,相比他在藍星喝的酒,可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嗯,等等……」 李修凡表情一愣,旋即臉上露出喜色道:「有了……有了……我可以去釀酒賣。
這藍星人都知道最賺錢的生意就是煙酒。」
「劉全,快去備馬車……」 李修凡回過神來,立馬向劉全喊道道:「我要去御酒坊……」 「諾!
!」
劉全應聲就推門出去了,見狀的李修凡卻是吩咐了宋明哲幾聲也從中堂出去了。
李修凡離開攝政王府中堂。
一路徑直的就往攝政王府府門走去了,很快他就走到了攝政王府門前,立時他只見身材魁梧身披銀色鎧甲的王廷義,右手握着腰間佩劍正帶着巡防營的左右副將在攝政王府門前來回渡步。
「王爺,你怎麼出來了?
!」
王廷義見李修凡走來,立時便弓身站在了一旁,至於李修凡卻是開口道:「王廷義,你給我召集巡防營的將士陪我去一趟御酒坊。」
「諾!
!」
王廷義聽到這話一拱手便開始召集攝政王府外守護的巡防營將士了,立時三百名巡防營將士就全都站立在了攝政王府的府門前。
李修凡見狀很滿意,對王廷義他也很信任,畢竟王廷義可是他爺爺南荒王留給他的戰場悍將,一直對他忠心耿耿。
「王爺,馬車來了……」 李修凡這邊看着攝政王府門前的三百巡防營將士時,只見身材枯瘦滿臉猥瑣的劉全駕着一輛非常奢華的馬車從攝政王府旁邊的街道上駛過來了,反觀眼見馬車停下的李修凡,卻是迫不及待就上了馬車道:「劉全,走我們去御酒坊……」  

《穿越成奸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