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 連載中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

來源:google 作者:戀上烤茄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恆 秦壽

(穿越玄幻休閑搞笑賤男屬性無良系統)身為穿越者,有個系統不過分吧?只是……別人的系統,堪稱良心輔助宿主狂霸帥氣吊炸天秦壽的系統,則是把他往死里玩【本系統堅持一個原則,只要玩不死,就把宿主往死里玩】展開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章節試讀:

「你……你幹嘛?」

女子面色明顯有些慌亂,對秦壽突然扯開上衣,露出八塊腹肌的動作表示不解,同時還有些害怕。

這荒郊野外,自己剛才還被他看了,他該不會是想……

秦壽見到女子眼神躲閃,臉上滿是慌亂,他心頭暗自一笑,看來這個時代的女子還真是單純的可愛。

既是如此,自己前世自創撩妹三十六計,可惜還尚未有用武之地,今生不正好可以拿來試試,當下秦壽計上心頭,朝女子看去。

「我聽人說,男人動了色心,一炷香時間內心臟會出現雜質,若沒有,心臟會很純潔,為了表示我的清白,請姑娘用手中劍剖開我的心臟。」

秦壽睜大着眼睛,用誠懇的眼神對女子發出了請求,說完,還不忘用手指在心臟位置畫了個X。

秦壽無中生有,反佔先機的一計,倒是將了女子一軍,讓她手中利劍遲遲無法落下。

看準時機,秦壽再次開口:「姑娘,動手吧,就算是為了保全你的名節,我也甘願一死。」

最後一個字落下,秦壽閉上了眼,在其眼角有着一滴淚水滑落,配上那決然的表演,當真是透出了讓人傷感的味道。

【臭不要臉,居然用眼淚來騙女孩子。】

秦壽沒有理會系統的調侃,此刻的他內心可謂慌的一B。

他這可是在進行一場豪賭,面對一個視貞潔如同生命,還擁有抬手抹殺自己實力的古代女子,想要求生,自然只有將自己先置之死地,方才能有一線生機。

等了片刻,女子卻沒有動靜,秦壽閉着的眼忍不住微微張開了一條縫,這一看,眼前哪裡還有人影。

「不對啊。」

秦壽納悶了,按照自己的設想,結果要麼女子給自己來上一劍,要麼手中利劍無力掉落,然後對自己芳心暗許,怎麼會連點表示都沒有就消失無蹤了?

【叮!恭喜宿主選擇成功,通過測試,獲得神技吸仙大法。】

【吸仙大法,可以吸收修仙者的修為化為己用。】

秦壽眼前一亮,把別人的修為吸來化為己用,這要是吸上一萬八千個修仙者,那還不是連仙帝都能抬手捏死了?

【系統提示,吸仙大法只能用在邪修身上,若用在好人身上,宿主身上會丟失小零件哦。】

系統最後略帶邪惡的聲音,讓秦壽身子忍不住一哆嗦,就憑系統之前差點讓自己陽痿,他絕對有理由相信,系統口中所謂的丟失小零件,到底是丟失什麼。

【「叮!新任務,將女子的衣服帶回宗門,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秦壽樂了,意想不到的事,這讓他來了興趣。

如果見到女子,把衣服還給她,再編造一個自己都偷衣歹徒大戰三百回合,對方會不會感動之下來個以身相許呢?

想到前面那美妙的畫面,秦壽頭頂不禁冒出了個小惡魔。

難怪上一世自己到死都還是個小處、男,感情老天爺是想這一世安排個極品補償,看來以前還真是錯怪老天爺了。

懷着小激動的心情,秦壽跑到藏衣服的地方,抱着女子的衣物就朝宗門內跑去。

……

「小呀嘛小二郎呀,抱着衣服回宗門,不怕沒人愛,也不怕美人想……」

一路秦壽心情可謂大好,還忍不住哼上了小曲。

「站住!」

剛從後山回到宗門,眼看穿過小道就可以回住處,不想一道聲音叫住了秦壽。

回頭一看,老熟人,和自己同為孤兒,但現在已經成為外門弟子,還屬於香餑餑類型的二狗子。

這可不是隨意取的外號,二狗子本名就叫陳二狗,以前和秦壽一樣在門派中不受待見。

但這傢伙前兩年巴結上了一個內門弟子,還成了對方的頭號走狗,自然水漲船高。

如今陳二狗在外門混的春風得意,連二狗子的稱呼也沒人敢叫了,現在可是在外門被稱作狗哥。

至於陳二狗是怎麼巴結上那位內門弟子的,秦壽可是十分清楚。

為了自己得勢,哄騙了兩名外門女弟子送到那位內門弟子的床上,其中一個還是他自己喜歡的女孩。

秦壽對此十分不恥,所以打那以後見面沒少諷刺,這不,最後才被排擠到守後山。

「我說秦壽,守個後山你都這麼樂呵,看來你小子是真沒救了。」

陳二狗走過來便是一頓嘲諷,當他看到秦壽手裡的衣服後,雙眉一挑:「喲呵,看不出來啊,讓你守後山,還能弄到妹子,讓我看看這誰的衣服。」

說罷,陳二狗一把搶過秦壽手裡的衣服,提着衣領就將衣服攤開。

「嗯?」

當陳二狗看清衣服胸口上綉着的三劍朝天后,疑惑的念叨了一句:「這不是舞夢兒師姐的衣服嗎?」

聽到舞夢兒三個字,秦壽心頭一震。

舞夢兒在內門弟子中可是足以排進前十的明星人物。

靈武宗七峰首座小竹峰天慧仙師門下高徒,據說今年很有可能通過測試,成為天慧仙師的親傳弟子。

今天有內門弟子到外門授課,恰巧舞夢兒就是教導陳二狗他們的,所以這才一眼將衣服認了出來。

當即陳二狗斜眼看向了秦壽:「這衣服你是從哪偷來的?」

知道回答不好,肯定會讓陳二狗拿了把柄,這事再鬧到舞夢兒那兒去,可沒自己的好果子吃。

秦壽四下一看,見沒人在附近,繼而湊到陳二狗身前,附耳壓低聲音說了些什麼。

陳二狗聽後露出了壞笑:「你說的可是真的?」

秦壽諂媚一笑:「我哪敢騙你啊,衣服我就給你了,這次你要在舞夢兒師姐面前立功,可別忘了咱。」

陳二狗得意的笑了笑,點頭道:「諒你小子也沒那膽子騙我,放心吧,等我在舞夢兒師姐那得了好處,自會想辦法讓你離開後山那鬼地方。」

「那我就先謝謝狗哥了。」

天知道秦壽喊出這一聲狗哥的時候,胃裡有多翻滾,差點沒把昨天的晚飯都給嘔出來。

陳二狗拍了拍秦壽的肩膀,一副老大哥的姿態訓道:「這就對了嘛,跟着狗哥混,吃香又喝辣,你說你幹嘛和自己過不去?」

訓斥了秦壽一番後,陳二狗又才笑吟吟的說道:「那我就先把衣服拿回去,明日再去找舞夢兒師姐,等狗哥混到內門去了,你在外門日子也好過不是?」

《穿越不易,我修了個賤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