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連載中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

來源:google 作者:變成花的雲朵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變成花的雲朵君 古代言情 顧念姝

【系統穿書架空萬人迷曖昧向女強慢熱成長流】一朝穿越,顧念姝穿成了自己年少無知時寫的狗血瑪麗蘇古言小說里爹不疼娘不愛的炮灰傀儡女帝,綁定苟活系統001後「戰戰兢兢」地扮演柔弱無害小白兔在皇宮生活,偶爾偷溜出宮吃美食,喝美酒,摸……咳咳,看美人,玩鷹斗狗,悠遊自在然而亂世將起,她被推舉至無上的皇位,去做那傀儡君王……什麼?!奸佞蠅營狗苟,尸位素餐?武將功高過主,包藏禍心?世家任人唯親,為禍一方?邊疆戰亂不休,蠻夷虎視眈眈……完了完了,皇位不保,總有刁民想害朕!顧念姝:好不容易從憨憨帝姬混到女帝,我要給自己寫一個大大的慘字qwq簡介無力orz,前期沙雕幼稚向,中後期主角慢慢成長,全文偏gb向,系統是插科打揮的小寵物背景板,不喜勿入,謝謝展開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章節試讀:

今天是顧念姝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六天。

天剛亮,披着十歲娃娃皮的顧某被自家侍女從被窩裡挖出來,並得知了一個可怕的消息——

她,要去上學了。

晴天霹靂!

為什麼作為一個智商和情商都比不過同齡人的小憨憨,她還要去上學……QAQ

這合理嗎?

這不合理。

顧念姝望着飄在半空中打盹的念念,果然,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想大清早就去上學嗚嗚嗚嗚……

突然好羨慕阿飄是怎麼回事?

睡迷糊的她剛想和自家侍女據理力爭,幸好系統及時提醒,「宿主宿主,注意你的憨憨人設!你會露餡的!」

好吧……_(:з」∠)_

她憋屈,她恐懼,她煩悶。

顧念姝眯着眼睛醒瞌睡,在腦海中和系統交流:「統啊,你說我要準備一個書包嗎?」

「你好像很期待的樣子?」系統表示人類的心思真難懂。

尤其是自家宿主的心思,更難懂,這裡山路十八彎都比不過宿主心思的彎彎繞繞。

「胡說,我這不是沒有見過古代的學堂嗎?!想見識一下而已啦~」顧念姝狡辯道,「哦,對了,念念,你平時上學都在做什麼啊?」

念念歪頭道:「發獃,睡覺。」

「沒了?」

「嗯。」念念想了一會兒,又委屈地補充道,「我太笨了,聽不懂夫子在說什麼嘛……」

顧念姝表示贊同,她可太懂這種感覺了。

在某堂課上,她從開始的鬥志昂揚到迷迷瞪瞪,逐漸跟不上節奏,想着調節一下腦子發個呆,然而發完一分鐘的呆後,老師的進度從擰螺絲直接跳到了修火箭。

問題是,她壓根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聽不懂的!

哎,看來以後在書院聽不懂也不用找什麼借口了呢。

心裏的小人在狂笑,顧念姝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統子,磚來。」顧念姝在腦海中呼喚某摸魚系統。

系統納悶:「你就上個學,要什麼磚?」

「作為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我出門在外隨身帶一塊板磚防身沒問題吧。」顧念姝眨巴着眼睛,夾着聲音裝出可憐模樣。

一磚一個拐子的弱女子?

系統嚇得直接塞給她一塊磚頭,「宿主,商量個事,你正常一點,我害怕。」

「呵,滾吧!」她冷笑一聲後罵道,可惡,自己難得的溫柔竟然沒有人欣賞!

系統麻溜下線:「好嘞,拜拜了您~」

收拾完畢後,顧念姝踏上了美好的上學路。

去上學的路上,她的嘴裏還哼着耳熟能詳的某首兒歌:「我愛上學校,天天不遲到……」

系統迷惑臉:「宿主你唱歌怎麼一股子山歌味?」靠啊,原曲是怎麼唱的來着?!

「姐姐,你唱的是什麼歌啊?」念念回味着顧念姝唱出來的奇妙的曲調,問道。

顧念姝挑眉:「想學?我教你啊。」

系統莫名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宿主,你不會想搞事……吧?

她清嗓後立馬開麥:「我愛上學校,預備起!」

系統爾康手,別,自己人,求不開嗓!!

我愛上學校,天天不遲到!

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麼背上小(za)書(yao)包?

我要上(za)學校,天天不遲到~

愛學習,愛勞動,「轟!」地一聲學校……

就炸了~~

炸了耶!!每當顧念姝唱到最後一句時,小小年紀的她已經學會用笑容掩飾自己的悲傷。

顧念姝先帶着念念唱了幾遍,後來一人一鬼你一句,我一句,絲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唱得可歡了。

一曲終了,顧念姝意猶未盡,「要不,再來一首?」

「好啊好啊!」念念非常捧場。

顧念姝自信一笑,系統捂住耳朵。

假煙假酒假朋友,假朋友~

假情,假意,你假溫柔~

把我哄到你家去,半夜三更你趕我走!

……

「你愛我,我愛你,蜜雪xx甜蜜蜜。」

……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

…………

「宿主,大佬,爸爸!求你別唱了,別唱了嗚嗚嗚……」短短二十分鐘的路程,系統遭受了無數洗腦神曲的狂轟濫炸……QAQ

「唉,無敵是多麼寂寞。」顧念姝感嘆着,看吶,連苟活系統都被自己美妙的嗓音感動到流淚了。

念念化身小迷妹:(´。✪ω✪。`)哇,姐姐好厲害!

系統001表面風輕雲淡,內心罵罵咧咧——別人唱歌要錢,你唱歌要命!

幸好,這個禍害已經走到書院了。(ಥ_ಥ)

書院內,一群年紀相仿的小蘿蔔頭三五成群。

顧念姝安靜地蹲在角落數螞蟻,想着先苟一波,開學第一天不用太過囂張。

「我說是誰唱歌那麼難聽,原來是你。」聲音從頭頂傳來,顧念姝抬頭望去,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叉着腰,仰着臉,鼻子都快要上天了。

系統001一臉興奮:「它來了,它來了,喜聞樂見的配角挑釁,主角打臉情節!」

快啊,快來挑釁我的宿主,千萬不要憐惜這朵會吃人的嬌花~

我就在這數個螞蟻,順便哼歌,招誰惹誰了?顧念姝有些無語,從身後掏出板磚,拿出小刀就在上面刻了個大大的「德」字。

「哥哥,你和一個傻子計較什麼?」旁邊扎着丸子頭的女孩看似勸阻,卻又再次貶低顧念姝。

早些時候,顧念姝在念念口中得知,她在書院時就常被這對兄妹欺負。

這對兄妹乃宮內德妃所出,平日里哥哥囂張跋扈,欺男霸女,一副二五八萬紈絝子弟模樣,妹妹陰陽怪氣,虛偽奸詐,慣會裝作柔弱小白花無辜相貌。

兩人聯合起來,堪稱不要臉到極致的組合。

偏偏二人身世顯赫,母族受寵,宮內都知道二人德性,卻無人聲張。

當今聖上,也是念念的便宜爹,還曾在宮宴上誇過此對兄妹真性情。

要顧念姝說,還是皇上眼瘸。

皇上子女眾多,不太受寵的顧念念整個人都是小透明。

最嚴重的一次,她被兩個人渣推到湖裡,差點丟了性命。

那時她一慌,手裡死死拽住人渣妹妹的裙角,成功把妹妹拖下水,妹妹也害怕,扯着自家紈絝哥哥的後領子就不肯放手,三個人下餃子一樣,「撲通!撲通!撲通!」相繼落水。

後面幾人被巡邏的侍衛救上岸,自那以後,對顧念念非打即罵的兄妹也被自家母妃敲打了一番,由物理攻擊轉向了人身攻擊,包括但不限於辱罵,嘲諷還有孤立。

所以,顧念姝看兩人不順眼也很正常吧。

「所以,我打死它們兩個渣渣也很正常吧。」顧念姝擼起袖子,抄起板磚,哎,我這小暴脾氣。

草哦,哪裡來的狗叫,看不起我和念念?

我們也是有脾氣的好不!

我打死你個龜孫!!

三人推搡之時,顧念姝一個箭步上前,人渣妹妹被她一板磚敲在後腦勺,直接打暈提前下線。

「我*****,顧念念你瘋了,你**竟然敢打我!」被一板磚打懵的人渣哥哥捂住額頭,破口大罵。

「我打的就是你這條狗!」打架乎,用磚呼,照臉呼,顧念姝一把抓起他的後領子就往牆上撞,另外一隻手也不閑着,抄起愈發嫻熟的板磚往他臉上打。

媽耶,太殘暴了,系統001前排吃瓜。

顧念姝笑眯眯地提問道:「你猜我為什麼要打你?」

「你給我等着,母妃和父皇是不會放過你的……」人渣哥哥眼神一沉,放狠話道。

「你是檸檬頭,老鼠眼,鷹勾鼻,八字眉,招風耳,大翻嘴,老羌牙,燈芯脖子,高低膊,長短手,雞胸,狗肚,飯桶腰,我要是你,我特么早就自盡了。」顧念姝沒有理一個嘴裏吐不出象牙的小辣雞,「我這叫懲惡揚善,以德服人,懂?」

神特么懲惡揚善,以德服人,你這叫公報私仇,以暴制暴……系統001看了眼飄在半空中開心拍手的阿飄念念,心道這娃娃果然還是被自家宿主帶歪了。

話說完後,顧念姝下手更重了。

那血哦,飆得和不要錢似的。

人渣哭得涕泗橫流,但依舊是人渣:「我錯了,我錯了……」

「嗯,錯哪了?」顧念姝暫時停下動作,害,打累了,歇一會兒。

人渣吐着血,果斷從心道:「我不該欺負你,我錯了。」

「哦。」休息幾秒後,顧念姝換手拿起板磚,繼續打!

人渣哥哥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你特么不講武德,我都認慫了!

「你xx,你有本事你打死我啊!!」

呵呵噠,我這輩子還真沒見過這麼奇怪的要求。

顧念姝笑了,笑容很燦爛,「既然你是那麼要求的,那我肯定得做到啊。」

「磚下留人——」一小廝打扮的男子匆匆忙忙跑來。

一不做,二不休,顧念姝直接補刀,啊,不是,補磚,「哐哐哐!」幾下把人渣哥哥打暈弄下線,再給躺在地上的人渣妹妹補了幾磚。

「貴人啊,我不是請你磚下留人了嗎?」小廝都快哭出來了。

「啊,你說什麼?我耳背,我沒聽到。」顧念姝將板磚收進系統空間,面無表情地撒謊,其實吧,要沒你這一嗓子,這兩個人渣還能晚一點下線。

這下好了,人證沒了。

「貴人,你總得給小的們一個交代吧。」小廝哭喪着臉,完了完了,大人接手書院的第一天就有了個刺頭,這可怎麼辦啊?

「是他們自己不小心摔暈的。」顧念姝低着頭,裝作害怕的樣子,後退幾步還「不小心」踩到了兩人人渣的臉。

敢情我看到的板磚還有人渣的哀嚎都是假的啰?小廝面對她油鹽不進的樣子暫時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那,那你剛才用的那個磚頭呢?」小廝不死心地追問道。

顧念姝乖乖伸手,兩手空空:「我沒有呀。」

磚頭呢,這麼大的磚頭呢?!(´◑д◐`)小廝瞪大雙眼。

《穿書炮灰女帝:滿朝皆為裙下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