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成了反派尊上的小侍女
穿書成了反派尊上的小侍女 連載中

穿書成了反派尊上的小侍女

來源:google 作者:錢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君屹 奈奈

[穿書病嬌瘋批反派甜寵躺贏]蘇奈一朝穿書,到了她前一晚為男主憤憤不平的地方,只因她說了一句:「男主你不要死啊,好好和女主談戀愛,我來替你干這魔鬼」結果她一醒來還真把她送過來了,蘇奈無語,這是新型的穿書方式嗎?展開

《穿書成了反派尊上的小侍女》章節試讀:

蘇奈想着明天要服侍的尊上,想了解一下,可是關於他的記憶知之甚少,好像只知道是北淵的掌管者,並且也七天前才回的北冥宮,之前都在閉關當中。

閉關。

回想了一下今天紗簾後的男子氣息,還有他殺人的殘忍,蘇奈腦中就想到了他。

「墨君屹」。蘇奈眯了眯眼,如果真的是他,那她接下來的日子可以說是已經踏入閻王殿了。

蘇奈往床後一靠,嘆了口氣,她真是個大冤種,不就看小說的時候吐槽了一下他嗎?恨不得撕了他那不是口頭嘴癮嗎,老天爺啊,這下不是我撕他,是他撕我啊。

興許是今天累了些,蘇奈慢慢的便進入了夢鄉。

「尊上,這些婢女你打算怎麼處置」?空青看着寶座上的墨君屹道。

墨君屹骨節分明的手指敲了敲旁邊的扶手,微啞低沉的嗓音緩緩流出。

「那些老傢伙的心思本座還不懂?這如意算盤都打到本座頭上來了,剛出關,就送人過來」。

「那尊上的意思……」

「先都侯着吧,如有妄想殺了便是」。墨君屹起身,走在台階上方,一手背在身後。

「報」。忽然一道武將的聲音傳來。

「進」。墨君屹冷聲道。

「尊上,牧雲長老和鹽露祭司求見」。

「不見」。墨君屹才沒空理會這些老頭子,就憑他們也敢來說教他。

「這……」。武將抱着拳面露難色。

「怎麼,還有事」?墨君屹見武將吞吐有些不悅,皺眉道。

「是長老和祭司今日非見尊上不可,不……不然就自戕在黎天殿內。

「敢威脅本座」。墨君屹劍眉倒豎,聲音泛着絲絲冷意,讓人不寒而慄。

「尊上贖罪」。武將嚇得趴在了地上不敢抬頭。

「他們有何事要報」?墨君屹神色有些不耐煩,剛回北冥宮這些人天天都來諂媚他。

「是關於牧雲長老的千金和鹽露祭司的千金」。

「尊上,就是今日暴斃的兩位婢女」。空青提醒道。

「那他們還有臉來」!墨君屹冷笑出聲。

「宣他們進來吧」。

「是」。

」尊上為何又宣他們入殿了」?空青不解道。

「自是如了他們的願」。

空青一愣,隨即也覺得正常,畢竟惹怒尊上的,不管是何等身份在尊上眼裡也不過是個螻蟻。

牧雲長老和鹽露祭司一進殿堂,就語氣洶洶的道:「尊上為何殺了小女,尊上這做法是為何,是不把老身放在眼裡了嗎,怎麼說老身也是長老首領」。

「尊上,小女妙音是犯了什麼錯嗎?竟然罪可至死」?鹽露祭司有些激動,眼眶都通紅一了片。

「本座何時殺了你們的人」?墨君屹居高臨下的睨了眼兩人,只覺得好笑。

「尊上」?牧雲長老和鹽露祭司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怎麼?今日兩位婢女是長老和祭司的愛女」?墨君屹明知故問道。

「你……」。牧雲長老被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尊上,你明明知道,為何還要那麼做」。鹽露祭司現在是處於崩潰的狀態,那是她好不容易才懷的女兒就這樣沒了,死的還是那樣的慘狀,墨君屹當真是無情心狠手辣。

「本座為何會知道」?墨君屹笑了,他知道又如何,他最討厭的就是覺得可以掌控他的人,以為美色就可以讓他淪陷,這未免也太可笑了。

「就算本座知道又如何,假冒婢女是一罪,不知禮數是二罪,說狂妄之言是三罪,冒犯到本座是四罪,你說?該不該死」?

牧雲和鹽露被說的愣住,突然喪女的心思讓他倆忘了這一點,就這一條拿條哪出來不是重罪!

「可……可那也罪不至死啊,尊上」!鹽露撕哄着道,早知今日,她就不該聽他丈夫的話,把女兒送進來,現在她唯一的女兒都沒了,讓她怎麼活?

「罪不可至死」?墨君屹似乎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

「在本座眼中,只要是有逾越的地方就該死,你們難道忘了忘了,本座是什麼樣的人」?

鹽露絕望的跌落在地上,是啊,她早該知道的,像他這般冷血無情的人怎麼會被一個女色纏住,不然這十幾萬年早有百千妻妾了。

都怪她太急了,墨君屹回來我看着各個長老和祭司往裡塞人再加上丈夫的話,她也就應許了,沒想到……

鹽露狠狠的閉上眼,兩滴淚滑落在臉龐,隨即睜開雙眼,眼底一片狠辣決然。

「墨君屹,今日就算我死了,我也要殺了你,為我女兒報仇」!

鹽露使出十成十的靈力凝聚的黃色氣流化成利劍向墨君屹攻擊過去。

空青一看,搖了搖頭,又是一個找死的。

在那利劍要攻擊到墨君屹的時候,墨君屹只是隨意的甩了一下手,那利劍便反着攻擊了回去,看着回來的利劍,鹽露連思考的機會都沒有,怎麼她也想不到自己化成的劍會成殺她自己的武器。

「啊」。劍直中鹽露心口,死不瞑目。

牧雲看着眼前的景象,渾身發抖,墨君屹他當真是冷血無情。

看着到地已無氣息的鹽露,墨君屹心中毫無波瀾。

「不自量力」。墨君屹視線移到牧雲,挑了挑眉,那意思就像是在說,怎麼辦,現在我看你也不爽了。

「尊……尊上,你……」。牧雲怎麼也沒想到墨君屹竟然真的殺了鹽露。

雖然知道墨君屹殺人如麻,可那也是三四萬年前的事了,時間一久,誰還會記得多少。

「空青壓下去,怎麼樣辦應該知道吧」。

「是,屬下明白」。空青抱拳道。

「牧雲長老走吧」。

「尊上饒命啊」!牧雲看出來墨君屹的殺意,這時也不免害怕了起來。

「是老身糊塗啊,尊上饒命啊」!牧雲興許是上了年紀,要是蘇奈在這看着,都忍不住想救下這老人了,這畫面放在現代明晃晃的在欺壓老人的畫面啊。

可是在墨君屹眼裡他絲毫不會手下留情,心軟只會給他帶來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空青叫了四名武將進來,兩名拖着牧雲,兩位拖着早已死絕了的鹽露。

「尊上,你未免也太心狠手辣了,你終有一天會不得好死,老身就算是死,也會化成魔鬼永生永世的折磨你」!

墨君屹對着牧雲方向看了看,雙眸緊閉,再次睜開,雙眸一凌,牧雲長老便發出痛苦的驚叫聲,響的在屋的那頭熟睡的蘇奈都被驚醒。

《穿書成了反派尊上的小侍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