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塵墟之地
塵墟之地 連載中

塵墟之地

來源:google 作者:北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時霧 白衣 都市小說

【塵墟之地】,一個本就不該存在的世界!有一群人覺醒了,它們察覺到世界的不完美,躲過了無數個輪迴的滅世災難真相,真實的真相……這是它們畢生追求的終極目標,虛妄的世界後背到底隱藏着什麼?…………少年意外覺醒超凡能力,結識神秘少女,探究現實世界的真相這個世界不一樣,它的存在反倒證明一切皆是虛妄!展開

《塵墟之地》章節試讀:

「殺……殺死她?!」

時霧滿臉不可置信,男人的命令出乎他的意料。

「沒錯,殺死她!」

電話里的男人又重複了一遍命令,臉上的獰笑不減反增。

花海中心,白衣女子身形動如脫兔,手持雙刀不斷在怪物的攻伐間來回穿梭,每一次閃避都遊走在生死之間!

傾盆大雨中,她就宛如一朵白蓮,堅韌抵抗狂風暴雨的摧殘!

銀白色的長刀划出一輪圓月,一根襲面而來的巨大蛇頭被攔腰斬斷,連帶地面都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刀痕!

灰色的血液從斷裂處噴涌而出,裹挾着黑氣灑落地面,被血液沾染的向日葵表面瞬間失去活力,並迅速變成青灰色,而後出現只有岩石才會有的紋路!

石化,那巨蛇的血液有讓物質石化的作用!

被斬斷一頭巨蛇的黑羊身形有些晃動,顯然巨蛇受到的傷害也同樣會傳遞給它。

女子瞅準時機,凌空一躍,身形瞬間突破巨蛇的圍剿,閃現到黑羊的巨大頭顱前,右手持黑色長刀,用力將刀身插入黑羊的巨眸之中。

「嗥~」

疼痛讓黑羊大聲嘶吼,讓其更加暴怒,身上的黑氣也愈加濃郁。

所有被黑色霧氣籠罩的植物,瞬間枯萎腐爛化為齏粉!

黑羊尾巴的數條巨蛇重新聚攏,快速向著白衣女子靠攏絞殺,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來不及拔出黑羊眼睛中的黑刀,那名女子身形再次閃現,來躲避數條巨蛇的圍攻,而這次機會便也宣告失敗,並未對其造成致命一擊。

女子快速拔出腰間短匕,與左手的銀白長刀形成攻伐防禦,不斷與對方拉開距離。

「先生,你覺得我有那個能力殺死這個女人嗎?」這是時霧第二次用『先生』這個敬詞詢問男人。

眼前這幅宛如電影般的場面,讓時霧內心極為震動。

巨大的詭異巨獸,宛如超人一般的神秘女子,這一切的一切,無不在衝擊着這名普通高中畢業生的認知常識。

這一切簡直太詭異了,從襲擊兩人的巨大觸手,到自己奇蹟般的接骨復生,再到眼前女子與詭異巨獸的戰鬥場景。

讓還是學生的時霧,被迫摧毀了他對這個世界的常規認知!

那白衣女子輕輕一躍就便足有數十米之高,手中的長刀幾乎可以割裂大地,那男人居然還想讓他去殺死對方。

怎麼可能!

雖說身體經過了剛才的詭異恢復後,的確比往常強壯了不少,但要讓他去動手殺死那女子,時霧實在沒有把握能夠完成男人口中的任務。

「放心,你會殺死她的!」

遠在大洋彼岸,黑人男子坐在昏暗的房間內,一邊悠閑的抽着雪茄,一邊盯着前方的巨大屏幕。

屏幕中的畫面,正是時霧所在的向日葵花海!

白衣女子與詭異巨獸戰鬥的畫面,被男人一清二楚的看在眼裡。

男人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鑽石名表,隨後吐出一口濃郁白霧,神情極為平淡。

「到時候她會求着你動手!」

「求我?!」時霧被男人搞的有些糊塗,對方的話語總是讓人不明所以!

「難道你們不是敵人嗎……怎麼還會求我殺死她自己?」

先前對方給自己下達殺死女子的命令後,時霧便認為那女子與男人應該是敵對關係,但對方剛才的話語,又讓兩人的關係變得混亂。

「敵人?」

坐在椅子上抽雪茄的男人表情微愣,而後開口笑道:「怎麼可能……我和她可是最親密的戰友!」

「那為什麼還要殺死她?」時霧滿臉疑惑。

「新人小子,這個世界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等你能活着度過今天,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男人沒有正面回答時霧的問題。

「轟!」花海中心一陣巨響,巨大的氣流向時霧所在的位置襲面而來。

來不及反應的時霧被氣流直接轟飛數米,知道撞在邊緣的樹木上菜停了下來。

後背火辣辣的疼痛讓時霧不由咧嘴,雙眼死死盯着前方的中心戰場,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原本滿是向日葵的花海,此時已經全部消失不見,只剩下土黃色的光禿大地。

黑色的氣霧遮天蔽日,將巨獸身旁近百米的空間徹底籠罩,巨大的身形完全泯滅在黑霧之中,最詭異的是黑霧籠罩之處,雨水竟憑空懸浮,不再下墜,彷彿不受重力作用。

黑霧將空間的內的雨水侵蝕,從透明變成一滴滴黑色雨滴,而後又詭異的不斷相融拉扯,竟形成了無數道黑色絲線,宛如一張黑色的巨網。

早已與巨獸拉開距離的女子站在黑霧範圍邊緣,抬頭看向天空上的黑色巨網,上面不斷滲漏出的黑霧,透露出一股極為腐爛的氣息。

女子臉色極為平靜,看不出任何錶情,沒有一絲情緒的雙眸開始發生變化,黑色的瞳孔急劇放大,竟將眼白覆蓋,直至充斥整個眼眶。

同時身體也開始不斷散發與巨獸一樣的黑色霧氣,從稀薄到最終將整個身體籠罩,手中銀白色的長刀上也有黑霧環繞。

一股腐爛的氣息,同樣從女子身上散發而出,甚至比之更加濃郁!

女子身上濃郁的黑霧被巨獸有所感應,猩紅的獨眼更加狂暴,顯然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嗥~」

野獸般的嘶吼聲從巨獸黑霧中傳出,瞬間天空上的黑色絲線就如同一根根鋒利的毒刺,帶着致命毒素,向著女子所在的位置瘋狂穿刺。

被黑霧籠罩的女子已經看不清面容,在巨獸發動攻擊的瞬間,她的身形突然消失,這次在遠處觀戰的時霧都沒能看清軌跡,再次看到女子時,她就已經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手裡的長刀黑霧瞬間暴漲,將整個刀身完全包裹,霧氣蔓延,竟讓女子手中的長刀增長了幾十米。

突然出現在上空的女子,巨獸顯然沒有料想到,又是一聲嘶吼,而後控制剩餘的黑色絲線調轉方向,向天空刺去。

「斬!」女子一聲輕喝,手中幾十米的黑色長刀,自上向下劈去。

刀鋒划過虛空,傳出刺耳的鳴聲,更加濃郁的黑霧將襲來的黑色雨線盡數摧毀泯滅,裹挾着無盡的恐怖威壓斬向黑霧中的巨獸頭顱!

長刀上的黑霧不斷同化巨獸所散發的黑色霧氣,最終化為己有,使長刀的體型變得更加巨大。

感受到的自己的力量正被對方不斷吞噬,黑霧中的巨獸終於生出了退卻之心,抬動巨大的羊蹄,想要躲避砍向自己頭顱的長刀。

但一切都是徒勞,那柄被黑霧籠罩的長刀彷彿無視空間規則一般,不管它如何躲避,刀鋒始終都會出現在頭頂之上。

死亡的威脅在巨獸眼中不斷放大,它知道硬抗這一擊,極有可能會使自己成為刀下之鬼。

但此時已然避無可避,只能選擇殊死一搏。

「嘶~」

黑羊充血的眼眸中充滿了狂暴,它驅使尾巴剩餘的青灰巨蛇撲向長刀,意圖能夠有所減緩下落刀鋒的力道。

數條巨蛇吐着猩紅蛇息,發出滲人的嘶吼,張口咬向下落的長刀,在接觸的一瞬間,巨大的撞擊讓虛空都彷彿泛起了漣漪。

然而灰色的血液灑滿天空,數個巨大蛇頭從天空掉落,鋒利的刀刃裹挾無盡黑霧無情划過,依舊向著黑羊的頭顱斬去。

不過經過巨蛇的阻攔之後,長刀的威壓的確被削減了幾分,但依舊極為恐怖。

黑羊周身的黑霧迅速在頭頂聚集,在不斷的壓縮下,竟在頭顱上方凝聚出了了一個數米寬的黑色實體屏障。

那是它全部力量的濃縮,只為能夠抵擋那柄奪命的黑色長刀。

「轟~」

長刀接觸屏障的瞬間,巨大的轟鳴聲從中響起,耀眼的白色光芒乍現,就宛如一顆明亮的小型太陽,讓遠處觀戰的時霧都不得不捂耳閉眼。

片刻之後,時霧感受到那顆小太陽逐漸失去明亮後,這才緩緩睜開雙眼,探頭看向中心戰場。

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戰場中心,此時已經看不出眼前這片花海的跡象了,所有被波及的大地,都被先前撞擊所產生的衝擊波狠狠犁了一遍地。

塵土飛揚,大地一片荒蕪,什麼也沒有剩下!

戰場中心的虛空出現宛如蜘蛛網一般的黑色裂縫,狂暴的能量讓裂縫出現而後又再次消失!

「這還是碳基生物嗎?!」看着眼前的景象,時霧被震驚的目瞪口呆。

簡直比電影還要玄幻!

這是碳基生物能夠做到的嗎?

想到這裡,時霧身體便不由打起寒顫,那女子這麼強橫,怎麼可能會被自己殺死。

現在怎們想都覺得那個男人的話不可信!

「準備一下,快到你上場了!」突然手機中傳出男人的聲音,將時霧的思緒又拉回了現實。

「看到前方不遠處的黑色長刀沒有,拿起它去戰場中心!」透過屏幕,黑人男子對時霧下達命令。

時霧順着男人的指引,快步向前走,果然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土坑裡,找到了一把黑色長刀,暗金色花紋印刻在黑色刀身之上,顯得華貴又極為詭異!

「這不是之前刺在巨獸眼睛裏的那把長刀嗎!」時霧識得這把長刀,是女子之前的兩把長刀之一。

在遭受了如此猛烈的轟擊後,這把長刀上面沒有一絲痕迹,刀光流動,鋒利與冰冷依舊!

「果然是把好武器!」手中嶄新如初的長刀讓時霧不由讚歎。

拿在手裡掂量了一下,不重不輕,甚是合手。

「好了,別耽誤時間,快去戰場中心!」電話那邊,男人催促的聲音響起。

聽到聲音後的時霧沒有耽誤,快步持刀跑向最中心的戰場。

「我去,這是什麼鬼?」來到中心戰場的時霧,看着眼前深坑內的景象,不由驚呼。

巨大深坑內,黑色的濃稠液體佔據了深坑的大部分空間,不斷有氣泡湧出,看上就像是一灘沸騰的石油湖!

坑壁上更是掛滿了詭異巨獸的破碎屍體,有些體積大的屍塊上面還燃燒着黑色的火焰,散發出一股股刺鼻的焦臭味。

而那名白衣女子,正漂浮在深坑內的黑水湖面上,面色極為痛苦,口中不斷吐出鮮血!

女子受傷極為嚴重,站在深坑邊緣的時霧都能看到,她的右臂以及雙腿露出了慘白的骨頭,顯然已經徹底斷裂,尤其是右手臂,只有一層薄薄的血肉連在一起!

「把她撈上來!」看着屏幕內的畫面,黑人男子面色有些凝重,對着時霧下達命令。

接到命令的時霧沒有絲毫猶豫,將手中長刀放下,而後直接跳入那粘稠的黑水中,向著女子游去。

「好臭!」身在黑水中的時霧,差點被湖中的腥臭味熏暈過去。

游到白衣女子身邊,時霧小心翼翼的抓住女子的衣物,努力的向岸邊游去,最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最終把她拖到地面。

黑色的霧氣不斷從女子身上的傷口向外逸散,也不知這是巨獸的霧氣還是她自己的,慘白的血肉翻轉,骨頭碴刺破皮膚顯露出來,傷勢極為慘烈。

「真要殺她嗎?」看着眼前慘不忍睹的女子,時霧扭頭小聲詢問男人。

畢竟剛才還是他讓自己下去把女子撈上來,在時霧看來分明是有救她的意思,如果男人真的要她死,又何必讓自己下去撈她。

依照女子現在的傷勢,不去管她,過不了多久自然會死在腥臭的黑水湖中。

「那是自然,動手吧……就用你身邊的那把黑刀!」男人沒有絲毫猶豫,致使時霧動手。

男人說話的聲音極大,就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都能聽見。

「可是……」時霧還想辯解,但被地上的女子打斷了他的話語。

「史威遜,你欠我一個很大的人情!」女子的話顯然是說給電話那邊的男人聽,至於身旁的時霧,她甚至都沒有正眼看上一眼。

「……」電話里的男人沉默了片刻,而後開口:「的確,你賺得了我一個人情!」

地上的女人聽後,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但肺葉的破損讓她又吐出一大口鮮血,胸口的劇痛讓女子面容有些許猙獰,但卻掩蓋不住眼神中的欣狂。

女子看着烏雲密布的天空,雨水滴落在臉龐,此時她實在撐不下去了。

「動手吧!」女子盯着天空,默默開口。

女子的開口讓時霧有些不知所措,少年拿起手機小聲詢問男人:「先生?」

「嗯,動手吧!」看着屏幕里癱軟在地的白衣女子,史威遜緩緩開口。

得到確認後,時霧撿起腳邊的黑刀,一步一步走到女子身邊,面色顯得很是緊張,畢竟身為學生的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動手殺人的那一刻。

「對不起……對不起……」時霧口中不斷重複,在真正面對殺戮時,少年內心極為抗拒與恐懼。

站立在女子身前,時霧舉起手中的黑刀,刀尖對準女子胸口,但始終不敢向下刺去,心理上的抗拒讓時霧無法狠下心來。

汗水划過臉龐,時霧臉色蒼白,大口大口的喘氣,極為急促。

「沒事的……」看着那張清秀的稚嫩臉龐,女子對時霧輕聲安慰。

「我數三個數,而後你就用力刺下去就可以了!」

「三!」

「二!」

「一!」

「啊!!!」時霧閉眼大喊,手中的黑刀用力的向下刺去。

金屬撕裂血肉的柔潤感,透過刀身傳到時霧緊握的刀柄,鋒利的刀刃極為輕易的刺進女子的胸口,頓時大片鮮血將胸口白衣染紅,宛如一朵盛開的紅蓮!

胸口的疼痛讓女子幾乎昏死,大量鮮血從身體流出,帶走了最後的溫度,眼神逐漸渙散,生機開始消逝。

「謝……謝謝!」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女子從口中擠出對於時霧的感謝,但此時的少年因為過度的緊張,並沒有聽清。

女子的生命在徹底熄滅後,黑刀上的金色紋路突然開始閃耀,而後照亮整個刀身,宛如一條條實體的水流一般在修長刀身上流淌扭曲。

被手中黑刀的異變驚動,時霧睜開雙眼。

「這……?」

黑刀的變化讓時霧想要鬆開刀柄,但卻發現握柄的雙手好像被黏住了一般,不管他怎麼用力掙脫,都無法從刀柄上脫離。

「先生,這是怎麼回事?」時霧趕緊扭頭對着地上的手機大喊。

但手機此時已經黑屏,也不知是沒電了還是對方掛斷了電話。

見對方沒有回應,時霧只能自己想辦法,他想要拔出黑刀,但發現刀身似乎也與女子的屍體緊密連在一起,時霧使出全身的力氣也沒有成功拔出。

突然,一股強勁的吸力從刀柄傳出,時霧感覺自己體內有什麼東西在被黑刀吸收,讓他的精神愈發昏沉,最終昏死過去。

刀身上的金色紋路光芒更加明亮,形體更加向實體靠攏,最終化成一縷黃金液體,順着刀身,流入女子的體內。

此時女子的身體發生了變化,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暴露在外的骨頭碴內斂復原,血肉相互融合恢復!

胸膛內,原本停止的心跳開始重新跳動!

眼皮微微顫抖,女子緩緩睜開雙眼,露出了一雙金色眼眸!

《塵墟之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