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陳興燃
陳興燃 連載中

陳興燃

來源:外網 作者:絕世龍醫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絕世龍醫

雙目失明的陳興燃被當成垃圾丟棄在醫院。女友卻和人在外快活。師兄為收留他受盡辱罵。一朝天眼覺醒,醫術通神,天下無不可醫之人。自此龍吟九天,縱橫天下。展開

《陳興燃》章節試讀:

這張賬單之所以讓陳興燃生這麼大的氣,那是因為賬單上用了大量的和病人病情無關的葯。

陳興燃大學學的藥學,不僅僅了解中草藥,也了解西醫各種藥理。

賬單上的這些葯非常貴,打進病人的身體里既治不了病,又死不了人。

開這些葯的醫生,恐怕輕輕鬆鬆就能夠抽成幾千塊,而像小李這樣的病人,本來就沒有多少錢,還把低三下四湊出來的血汗錢,用在了沒用的葯上,這怎麼能不讓陳興燃生氣。

「這個賬單上的葯,是那個姓張的開的嗎?」陳興燃問道。

小李點點頭。

「他這是個畜生!走,我帶你討個公道。」陳興燃說道。

但是小李卻不願意去找張醫生,他說道:「陳哥,算了吧。要是把張醫生得罪了,我媽的病誰還敢治啊。」

小李有他的顧忌,像張醫生這種人不是個例,他寧願再去借錢,也不願意去找那個姓張的討要說法。

陳興燃又生了一肚子氣,他有些怒其不爭,卻又無可奈何。

陳興燃走出住院部,當他穿過急診室大門時,忽然一位大夫和幾位護士手忙腳亂的推着一個擔架沖了進來。

擔架的是一位渾身出血很嚴重的中年男人,男人身上的西服已經被剪開,看的出來,男人從裡到外的服裝都很高檔,這是一個很有地位的人。

他受傷很嚴重,身邊跟着的一個秘書一樣的人,也是頭上纏着紗布,他不停的對着大夫催促道:「你們愣着幹什麼,要是馮總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那位接診的大夫,顯然低估了男人的出血情況。

「出血太嚴重了,我止不住了,我得去請嚴主任!」

那個急診大夫跑去找人了,其他幾個護士見男人情況嚴重,也怕擔責任,也都找了個理由去跑去忙其他急診病人了。

那個叫馮總的人躺在擔架上,居然一瞬間沒有了接診的大夫,那個秘書因為頭部有傷勢,急的頭暈腦脹,直接昏倒了過去。

陳興燃正巧路過,他瞥了一眼身上還在出血的男人。

看氣色出血量已經超過身體二分之一了,再過幾分鐘,他必死無疑。

陳興燃腦海里忽然蹦出一個針法,這套針法叫做點倉針法,專門用於止血針法的。

爺爺是老中醫,他曾經說過,大夏中醫在急救方面是弱勢,很難做到有效止血。

陳興燃就想試試這套古中醫到底能不能止血,他拿出一根銀針,指尖上帶上了氣勁,這種氣勁也是陳興燃開啟天眼後獲得的。

陳興燃對準這個男人丹田位置扎了下去,僅僅這一針下去,幾乎是幾秒之內,男人的不斷往外飆血的傷口,居然不再流血了。

就連陳興燃也覺得這套點倉針法很是神奇。

陳興燃走後,男人身上的銀針還插在他丹田上,只要銀針不被拔掉,男人的傷口的流血就會被止住。

幾分鐘後,剛才那個求援的急診大夫帶了一個白鬍子老頭趕了過來。

這個老頭是急診室嚴主任,急救水平很高。

當他趕到男人身前後,他反問那個叫他來的那個大夫道:「病人的失血情況明明已經止住了,你怎麼還把我給喊過來?」

「不對啊?」

這時嚴主任忽然發現了男人丹田位置的銀針,嚴主任是涉獵過中醫,他猛地意識到什麼。

「這個銀針誰扎的?!」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們扎的。」

嚴主任激動喊道:「去給我查監控,看看誰扎的針!病人忽然止住血,一定和這個銀針有關係!」

與此同時,馮薇雪趕到了醫院。

躺在擔架上這位馮正國,正是馮薇雪的父親。

因為馮正國被神秘人扎了銀針,所以剩下的救治就變得很容易。

一個多小時的手術後,馮正國就被推出了手術室。

「我爸怎麼樣?」

「馮總情況很穩定,不會任何的生命危險。」

馮薇雪感激說道:「謝謝大夫救了我爸,謝謝你們。」

親自參與手術的嚴主任卻汗顏道:「真正救你爸性命的人不是我們,而是一個給你爸扎了銀針的神秘人。」

馮正國剛被推出手術室,他就清醒過來了。

女兒馮薇雪坐在床邊,擔心的看着他。

馮正國之所以會受傷,那是因為他把上次綁架馮薇雪的對手給解決了,但是也遭到了對方最後的報復。

看着擔心哭泣的女兒,馮正國笑道:「你爸我命硬,死不了。」

馮正國又安慰了一會女兒後,他對女兒說道:「薇雪,過幾天由我們家族承辦的商會,我可能無法主持了,到時候你代表我,來主持這場商會,我女兒這麼優秀,應該沒問題吧?」

馮薇雪點頭答應後,又和馮正國聊了幾句後,就回家給父親煮粥去了。

馮薇雪走後,馮正國的手下走了進來。

「老闆,剛才醫院說,他們走廊的監控數據損壞,暫時還查不到給您扎銀針的那個神秘人是誰。」

馮正國是個非常講究知恩圖報的人,他說道:「把監控數據要過來,我們花錢找專家去修復,務必一定給我查到那位救命恩人!」

手下又問道:「老闆,幾天後的商會,真的交給小姐主持嗎?」

「是該鍛煉一下薇雪了,這幾天都聽小姐的安排。」

馮家將在幾天後的商貿大廈舉辦江城商界大會,馮家雖然在江城算不上四大世家,但是實力還是比較強,這一場商會將會吸引江城很多名流過來參會。

其中曾雅然也託人弄到了請帖,到時候她會親自參加商會,爭取在商會上結交幾個生意夥伴,來彌補之前因為得罪韓剛而造成的損失。

終於到了馮家舉辦商會的那一天,曾雅然在去商會會場前,先開着車去了員工宿舍。

陳興燃被曾雅然叫了出來,曾雅然帶着陳興燃先去一趟商場,給陳興燃買了一套帥氣的西裝,把陳興燃打扮的很是英俊。

「嫂子,這是幹什麼啊?」

「等會你跟着我去參加馮家商會,今天商會會來很多適婚年齡的女生,到時候嫂子給你介紹幾個。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該找個媳婦了。」

原來是帶着自己過去順便相親,陳興燃因為上一個女友給自己戴了綠帽子,陳興燃一時半會不太想交女朋友,但是她也不好意思拒絕曾雅然。

商貿大廈頂樓的會議廳,此刻已經被布置成了一個西式酒會現場。

作為今天主角的馮薇雪穿着一身高雅莊重的潔白連衣裙,她站在鏡子面前,反覆的看着鏡子里的自己。

擺在鏡子對面的一個正在視頻通話的平板電腦里傳來一個輕柔的聲音。

「薇雪,你今天非常漂亮。」

馮薇雪卻說道:「再漂亮有什麼用,他又看不見!」

平板對面輕柔的聲音是馮薇雪的閨蜜夏蘇柔,她笑道:「薇雪,你和他那麼有緣分,也說不定他就會神奇的出現在今天的會場呢。」

《陳興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