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
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 連載中

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

來源:google 作者:金步搖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封山 顧娉婷

【甜寵雙潔糙漢嬌嬌】顧娉婷是楚國高貴的嫡公主,遭遇意外不慎墜崖被一個身材魁梧的糙漢獵戶撿回家做了小娘子公主:「我是楚國最尊貴的嫡公主」糙漢獵戶:「這個小女人大概是摔壞了腦子」公主:……公主甩了獵戶一嘴巴,氣呼呼道:「你再敢親我,親一次我打你一次!」獵戶眸子一亮,「你說真的?親一口就打…一巴掌?」公主:「???」他這麼高興是怎麼回事?---------這個比牛還壯的獵戶男人,顧娉婷嫌棄討厭極了可做了他的小娘子,每日被糙漢獵戶寵着愛着,捧着護着金貴驕傲的公主殿下,慢慢體會到了糙漢疼人的滋味好處……後來有一天,公主哭着道:「封山,我要回宮了」封山暴怒:「老子的女人是公主!那老子就憑本事去做駙馬!」展開

《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章節試讀:

封山的觸碰,顧娉婷往後躲了躲。

封山沒讓她躲,大掌捏住她的小臉,另一隻手伸過來給她擦了臉上的淚,「害怕什麼?什麼嚇到你了?告訴我。」

他的手上有老繭,好硬,刮在臉上有些疼,顧娉婷哭得更凶了。

什麼嚇到她了?顧娉婷不知道。

好像是外面的呼嘯的風,又好像是這陌生的環境,甚至連她喝得水都嚇到她了,她從沒有喝過那麼硬澀的水……

顧娉婷怕極了,從她墜崖的那一刻,她的命運偏離軌道,走向了她不可預知的方向。

這種未知的恐懼,讓她害怕,讓她委屈。

她哭得狠了,半天不說話,封山捏了捏她的小臉,手感真好。

封山很喜歡。

封山咧嘴笑問道:「怎麼不說話?說出來我聽聽,我給你解決解決。」

他力氣好大,稍微動動顧娉婷被捏疼了,可看着他那魁梧的身軀,顧娉婷不敢喊疼。

可越是忍着,她就越委屈,最終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你別掐我…我、我害怕你。」

顧娉婷怕這外面的風,怕這個地方,可最怕的還是封山這個男人,他太壯了!咧嘴笑時,好像能吃了她。

而且肯定,吃了還不吐骨頭。

她嗷嗷大哭,封山覺得有趣極了,「怕我做什麼?我可救了你。」

顧娉婷知道他是救命恩人,可顧娉婷就是怕呀。

他長的不嚇人,但他身上有一種氣勢,凜冽又霸道,在他跟前,顧娉婷都不敢喘氣。

她顫抖着小身板,驚懼的很,封山鬆開她的小臉,轉身大步出去。

顧娉婷沒想到他會走,愣了愣後哭得更凶了。

她不要一個人在這屋裡,外面有風在嚎叫,她害怕。可顧娉婷不敢開口求封山留下,只能看着封山寬闊的背影出了瓦房。

顧娉婷哭了不多大時間,就看見封山端着個水盆走進來,走到床邊擰了濕帕,「看你哭得這身熱汗,我給你擦擦。」

封山說著拿帕子給顧娉婷擦臉,封山這次收了氣力,盡量不想弄疼她。

哭得久了又暈又熱,濕涼的帕子貼在臉上,顧娉婷頓時感覺好受多了。

封山一邊給她擦汗,一邊安慰她:「別哭了,更別怕我,我是個大老粗,不大會疼人,但現在我喜歡你,只想對你好。」

他動作溫柔了,說話也不那麼大聲了,屋子裡有人陪,顧娉婷抽噎着漸漸止了哭泣。

她哭得全身發軟,封山扶她起來坐着,讓她順順氣。

顧娉婷徹底緩過來後,抬眼看了看封山,小聲道:「壯士,你可以送我回王都嗎?我想回家…」

顧娉婷說著又要哭,封山趕忙滿口答應,「我會送你回家的,但不是說跟你了嘛,要等你傷好了,你腿摔斷了現在不能亂動。」

「真的嗎?你肯送我回宮,你也相信我是公主?」顧娉婷有些欣喜,她怕封山不信,畢竟今天那兩個農婦就不信。

封山沒立即說話,封山也覺得這小女人是摔壞了腦子,可她這麼堅持,身上還有重傷。

封山只能先安慰道:「嗯,等你傷養好了,我就送你回去。」

顧娉婷開心極了,忙說了很多感謝之話,她忽然覺得,高大的封山沒那麼可怕了。

顧娉婷這邊說著感謝的話,封山打斷她道:「哎,你叫什麼名字來着?」

顧娉婷咬了咬唇,都說了兩遍他還記不得,「…娉婷,顧娉婷。」

封山點頭,嘴裏琢磨了兩遍,「顧娉婷,顧娉婷,這個名字我記住了,這一輩子都忘不了了!」

「壯士,這裡離盛京多遠?」

「五百多里吧。」封山又問她,「你今年多大了?」

五百多里,好遠呀!顧娉婷有些失落,悶悶回道:「…十六歲了。」

封山咧嘴笑了,十六歲可以嫁人了。

封山認真看了看顧娉婷,可惜,就是太嬌小了,不知道在炕上能不能受得了他?

「這裡是哪裡呀?從這裡回盛京大概要多長時間呀?」

「這裡是洪縣小高地村,從這裡回盛京大概要走二十多天吧。」封山找來扇子,給顧娉婷扇風納涼,「你平時身體好嗎?」

身體?顧娉婷不明白,但細想了想,封山可能是見她柔弱,怕她回盛京的路上受不了。

顧娉婷趕忙道,「我身體很好,我很少生病,不怕走遠路。」

封山高興得嘿嘿笑了,點頭道:「身體好就行!」

身體不好,經不得他折騰。

顧娉婷只以為封山是等自己傷好了,就要帶她回盛京,顧娉婷抿唇笑了。

雖然說的不是一件事,但兩個人都高興了……

封山知道顧娉婷害怕,便刻意等顧娉婷睡著了,才去隔壁屋炕上睡了。

封山躺在炕上,從來都是倒頭就睡的漢子,今晚卻有些激動也很興奮。

他自己撿回來個又白又嫩的小娘子,雖然麻煩了些,雖然嬌弱了些,雖然愛哭了些。

可是他真的好喜歡呀……

封山爹娘都死了,家裡就剩他一個人。

現在,他決定要娶顧娉婷做他媳婦,他就得對她好!得對她掏心掏肺的好!

他是個大老粗,他不細心,可他有那麼一顆炙熱的心,要捧給顧娉婷看。

——————————————

顧娉婷第二天醒來時天光大亮了,夏日陽光明媚,瓦房內亮的很。

外面好多小鳥在叫,陽光和鳥叫,悅耳的很。

顧娉婷坐起身來,看了看四下,封山不在,她也沒開口喊。

顧娉婷在床上略坐了會兒,就看見封山大步走進來,剛進來見她醒了又立馬轉身出去。

不大功夫,就端着個海碗來,粗聲粗氣道:「你渴了吧?給,快喝。」

昨天的水沒喝下去,又經過一夜,顧娉婷確實渴透了,海碗湊到嘴邊,她就啜飲着喝水。

顧娉婷一口氣喝了半海碗,喝完都累着了,長長出了一口氣。

封山把剩下的半碗水喝光,咂摸咂摸嘴問她:「這水還硬嗎?」

顧娉婷搖頭:「今天的水不硌嗓子。」

封山呵呵笑了,盯着顧娉婷道:「竟嬌氣成這個樣子!原來不喝井水,要喝山泉水。」

顧娉婷眨巴眨巴了眼睛。

「我天沒亮就起來了,跑去山裡接了山泉水提回來,果然,你願意喝。」封山看她睜着大眼睛,比瓷娃娃還可愛,心裏軟軟的,「也算不枉我跑了那麼遠的路。」

顧娉婷道:「壯士費心了,等回王都後我一定要讓父王母后好好賞賜你。」

封山沒有搭話,而是去灶房下了碗熱湯麵端來。

封山喂她,顧娉婷慢條斯理吃了,顧娉婷看了看封山,她沒有那麼怕這個男人了。

這個男人沒有惡意,她感覺到了。

這個男人救了她,還說要送她回家,顧娉婷不僅不怕了,還十分感激他。

顧娉婷莞爾道:「壯士,謝謝你,真的。」

陽光穿過土窗,灑在她身上,她淺淺一笑時嘴邊有兩個酒窩,金黃細碎的陽光灑在她身上,襯她美的與這瓦房土屋格格不入。

封山咧嘴,他的小媳婦,哭好看,笑起來更好看!

「你別喊我壯士了,你以後喊我的名字吧。」

顧娉婷乖乖點頭,糯糯的嗯了一聲。

她今日不怕他了,還對他笑。封山心裏美的冒泡,伸手掐了掐顧娉婷的小臉,滑嫩得很,「喊來聽聽。」

小臉被他掐住,顧娉婷有些不大高興,可畢竟是她的救命恩人,顧娉婷忍了忍,悶悶喊道:「…封山。」

真好聽!!

封山哈哈笑了,笑聲太大,嚇了顧娉婷一跳!!

顧娉婷:……

封山鬆開手,嘆道:「老子今天心情好,老子現在要去把大鍋里的面都吃了!吃了有力氣,上山去給你打頭野豬回來補補!」

顧娉婷:……

封山把顧娉婷剩下的熱湯麵,又吃了乾淨,然後起身大步出去。

封山走後,顧娉婷揉了揉被他掐疼的小臉,這個男人,真粗魯!

封山吃完飯就上山獵野豬去了,臨走時還和顧娉婷打了招呼。

顧娉婷吃了飯又困了,便繼續睡下。

封山果然打了頭野豬回來,顧娉婷躺在屋裡,雖然沒看見野豬的樣子,可是晚上她吃到豬肉了。

《糙漢獵戶撿到嬌軟公主寵成心尖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