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正經的醫修
不正經的醫修 連載中

不正經的醫修

來源:google 作者:炸毛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炸毛的貓 言天承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山藥枸杞紅棗排骨烏雞湯……卧槽,加錯了,我的晚餐!!!不正經的醫修,穿越到正經的修真界,會出現何種啼笑皆非的尷尬局面敬請期待醫聖通鑒展開

《不正經的醫修》章節試讀:

元禾村,周家。

「大伙兒快來評評理,家中兒媳不盡孝道,刁難我這老太婆。」

一老婦人端坐自家門前,雙手拍地,滿是褶皺的臉上涕泗橫流,看上去極其悲傷。

她一邊大聲嚎哭,一邊嚷個不停。

什麼兒媳鑽錢眼兒里。

兒媳為人惡劣等等。

「我…我沒有。」

老婦人身旁站着一個十分清秀的女子,一身素花衣裳,一頭青絲盤於頭頂形成髮髻,用木簪子穩固着。

女子屬於小家碧玉的性格,看上去略顯怯弱、孱弱。

眼看門前聚攏的人越來越多,女子低下腦袋,大大的眸子已有淚花泛出,聲音哽咽地喃喃自語。

像是在對老婦人說,又像是對人群解釋,十分糾結。

「還沒有,你一個婦道人家,整天跟着丈夫出去拋頭露面,營生賣豆腐,早出晚歸,也不為我想想,留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在家,無依無靠。」

「策兒娶你回來,不是讓你跟着出去養家糊口,而是留在家中照顧我,盡孝心的。」

老婦人再無之前的悲泣,起身圍着女子厲聲數落起來。

「我……」

女子淚珠簌簌落下,正欲解釋什麼,老婦人又打斷她的話,話音陡然提高。

「你什麼你,嫁到周家你更應該遵循三從四德,在外從丈夫,在家從婆婆,所有家務由你一人操辦,照顧好我們娘倆。」

「嘖嘖,臉皮真厚。」

老婦人話音剛落,人群中傳出一道譏諷的聲音。

隨後,便看到言天承從人群中鑽出來,來到老婦人跟前,臉上帶着譏笑。

「言小子,你什麼意思?」

老婦人臉色鐵青一片,神色不悅地看着言天承。

「周老太婆,你什麼人,整個村子家喻戶曉,為人刁鑽刻薄,有時還毆打兒媳,現在家境富裕了,打算過河拆橋,把秀秀姐當丫鬟使喚,你良心不會痛嗎?」

「當初,你家一窮二白,不是秀秀姐起早貪黑趕製豆腐,你和你那廢物兒子早就餓死,這營生剛有起色,就準備卸磨殺驢?」

言天承聲音高昂,句句誅心,接連兩個問題,問的周老太婆啞口無言,滿是褶皺的老臉如喪考妣。

「言天承,你找打不成?」

一個書生打扮的青年,從周家大院沖了出來,手中拎着一根木棒,臉上布滿憤怒。

「呵!」

「這不是周柏策,周大秀才嗎,失敬失敬!」

言天承輕呵一聲,神情玩味,語氣不屑。

要說其它成年男子,他沒把握打得過,那眼前的周柏策,就有十足把握。

不是說言天承有把握打得過周柏策,而是村裡人都知道周家之子,體虛!

聽到言天承的嘲諷,周柏策牙齒咬得吱吱作響。

他有兩大污點,體虛和進考。

身為讀書人總想着能憑才能一路披荊斬棘、高歌猛進成就狀元。

寒窗苦讀三年五載,只為有朝一日能聲名遠揚。

誰知,前年年初,懷着遠大抱負地去參加科考,然而現實給他一記響亮的耳光,連初步童生科考都沒能考過。

他一氣之下,返回村子,大肆宣傳,區區童生不足掛齒,下一次科舉定取得秀才的名銜。

不料,隔村一位姓王的童生考生,通過童生科舉,正滿心歡喜游村。

游完不滿足,又來到元禾村炫耀,聽聞周柏策的大肆宣傳,道出實情。

就此,周柏策成為一個悲催的笑柄,村裡人茶餘飯後交談的資本。

周柏策怒火攻心,雙眼滿眼通紅,緊握地棍棒兀地朝言天承肩膀揮去。

含怒一擊,雖有意避開要害,擊中後定然不好受。

言天承早也防備着周柏策,見他忽然動手,不敢大意,退後四五步,脫離棍棒能攻擊的範圍。

嘲諷道:「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話說讀書人自詡君子動口不動手,難不成周大秀才是小人?」

「你……」

言天承的話語犀利,彷彿一支箭矢,狠狠刺進周柏策的胸口,使他氣悶鬱結,怒氣攻心。

撲哧一下,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狀態瞬間萎靡下來,身子一陣恍惚,瞳孔布滿血絲,遙指言天承,氣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夫君!」

「策兒,我的策兒,你沒事吧?」周老太神情慌亂,急忙跑到周柏策身邊攙扶着他。

目光怨毒盯着言天承,厲聲辱罵:「你這沒爹沒娘的野種,憑什麼誹謗我策兒,他好歹也是讀書人,你呢?就是一個低賤的野種。」

「周氏,這話過了。」

正當言天承欲要開啟對噴模式時,李郎中的身影悄然無聲出現在他身旁。

臉色陰沉難看地看着周老太,聲音沉重如水。

見主心骨來了,言天承選擇閉嘴,李瘸子雖然老是經常對他打罵不斷。

但他內心知道,李瘸子極為在意他這個徒弟,說是親如父子,也不為過。

「姓李的,怎麼?難不成你還打算教訓老太婆我?」

周老太直視李郎中,語氣頗渾,絲毫不懼。

「我李長青的弟子平日雖頑劣,卻也不得他人訓斥。」

李郎中神情平靜,語氣不疾不徐,彷彿在與摯友交談。

這幅表情,全場只有言天承才明白。他這是真的動怒了。

果不其然,一道銀光咻的一聲,直射周老太喉結。

出手之快,所有人都未看見他的任何動作。

「呃…」

周老太雙手緊捂喉嚨,嘴裏不斷發出斷斷續續的咳咳聲。

「母親,你怎麼了?」

周柏策臉色潮紅,不顧自身,緊忙上去攙住周老太婆,急促地喊道。

「她無礙,只是封住她的聲喉,一輩子不能惡言詈辭罷了。」

李郎中聲音依然平靜如水,如一位過路客。

「李郎中,求您放過我母親,她說的都是氣話,求求您。」

周柏策急促哀求。

「李郎中,求您別和婆婆計較,她也是一時糊塗,才會和言小哥起衝突。一切都是因秀秀而起,秀秀願代婆婆受罰。」

秀秀跪着央求,竟然不惜犧牲自己,來頂替周老太。

李郎中平靜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秀秀,然後把目光落在言天承身上。

其寓意不言而喻。

把主動權交給言天承,讓他來決定。

「犯錯不可怕,可怕是知錯不改,此次權當教訓,下次再敢中傷他人,定當不饒。」

「還有,秀秀姐是個好兒媳,好好對待她。」

言天承說的鏗鏘有力,話罷,還不忘給李郎中眨眨眼。

「也罷!周氏可否明白?」

李郎中沉思一刻後,望向周老太詢問,見她如搗蒜般點頭,揮揮手,銀光從周老太喉嚨閃出,直接返回李郎中手中。

事情已了,李郎中大手一把抓住言天承,消失不見。

「這…消失了!?」

「李郎中難道是仙人?」

「……」

李郎中這一手,驚的圍觀的村民目瞪口呆、嘖嘖稱奇。

《不正經的醫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