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抱雷治癢
抱雷治癢 連載中

抱雷治癢

來源:google 作者:汪得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梁中雷 梁友東

長篇小說《抱雷治癢》,原書名《情語廟後》,作者汪得寶,安徽舒城縣山七鎮人,「抱雷治癢」的意思在書中有一句:「就連翻不了身的地主,都會魚肚打挺,抱雷治癢」寫的人物梁中雷,出世逢雷,小時多病,成了一個白痴生活在官府人家,梁中雷以一個賈寶玉反面人物,被鄉下舊俗的算命先生張瞎子,說是出世逢雷七響,需要訂七婚,才能恢復健康人們也知道算命是假的,但那些干比人多,分糧比人的少的悲苦人家在饑荒年代,糧食就是生命都願意同梁家三歲的白痴中雷訂婚,抱着官人梁家的三歲白痴作女婿,抱着地位和生存最後,作者想說的一句,讀者一定不會相信這部書出我一個農民手裡,我生活在大別山東部邊緣上一個落後的小鎮,我的人生比書中的白痴梁中雷還慘,小時多病,九歲才開始說話自己毅然努力地站起來展開

《抱雷治癢》章節試讀:

作者:汪得寶

太陽每天從空中划過。那陣風,那片雲,那陣雨,還有那層霧,悄悄地變幻着龍鱗鎮的春夏秋冬。一條穿街而過的小河,奔流不息。在流淌歲月里,伴隨着梅坊街永遠的喜樂和哀傷。

這天清晨,太陽從雲間的隙縫中落下。街頭梁家三歲的雷兒死了。母親肖四蘭哀聲慟哭,父親梁友達壓住傷痛,請來村莊上的祝爺爺,給中雷操辦安葬。

祝呈強爺爺,已有六十歲,艱辛地生活龍鱗鎮的梅坊街,遇到不幸的喪事,都請祝爺爺前去幫忙。

算命的張瞎子,不看見自己的雙手。只是撫摸着這個美好的世界。掐算着人間冷暖。他一隻手搭在妻子鄭在友的肩上,從梅坊街的金家,梁家,祝家,一步一步地行走在不平的街道上。

官人梁家三歲的中雷,三年前,在雷雨聲中來到這個世界。出世生病,一定是受到天空雷霆的恐嚇。求醫三年,最後還是閉上眼睛,離開了媽媽的懷抱。

這天,祝爺爺去梁家已經是中午,正逢自家的兒媳楚衛芝生下第三個孩子。

娶生婆江傳年來到河邊洗衣服。

方雲梅停下手中的衣服急忙地問:「江阿姨,楚衛芝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呢?」

這個年代偏見的鄉下人,總是擔心別人生兒子。總是要問生男生女,問個水落石出。其實,鄉下人重男輕女的那種舊觀念,一代又一代傳承了千年。

江阿姨搖着頭說:「祝家又生個千金閨女,可憐的楚衛芝心都涼了,已經是第三胎。這個女兒出世,雷聲震天,同官人梁家的三歲中雷出世是一樣的天。偏偏在雷鳴聲中來到這個世上。孩子的爸爸祝為根太窮,連個紅包都拿不出,讓我白忙一場。其實生男生女有什麼不一樣?都是自己的親生骨肉。祝為根是個讀書人,當過幾個月逍張的隊長,撤回農村種地。娶個漂亮的妻子又有何用?生不齣兒子,這種舊俗的偏見。祝爺爺和兒子祝為根,為了生男生女又吵又鬧。」接生婆江傳年哎嘆一聲又說:「哎,女兒剛誕生,本來是一場喜事。可是,庄村梁家的三歲雷兒死了。好像故意與祝家過不去。母親肖四蘭的呺啕大哭,遠遠地傳到祝家。剛生下的女兒怕見到鬼似,出世從不「哇」一聲。而是悄悄地來到這個世上。

方玉梅是祝為根的前女友,目瞪口呆地聽着江阿姨說話。

中午,廟後響起親人為雷兒送別的腳步聲。祝爺爺輕輕地放下樑中雷的屍體,面無表情地四下張望。終於選擇在梁祝樹下埋葬。這個梁祝樹,相傳是從前梁家和祝家劃分土地的分界線。兩家各栽一棵,多少年過去。隨着年齡增加,兩樹不斷增粗,最後擁抱在一起,稱之連理枝。也像倆家的後人的姻緣,娘家,婆家,親為一家。

孩子父親梁友達悲傷的臉上,看了一下中雷安葬的位置,不幸地點了一下頭。親友們都站在一邊,送去最後的目光。

中雷安靜的小臉,讓人無法忍受。他身穿一套貴重的綢衣,這套綢衣,是大伯梁友東從城裡買的。貧苦的鄉下人,在這饑荒年頭吃不飽,更是談不上穿暖。只有官人梁家吃穿不愁。

在這個年代,貧窮的大地。多少孩子的媽媽,回娘家討回舅舅小時的衣服。老大穿了,老二老三接着穿,補補丁丁老小穿。孩子過年也難得穿上一件新衣服,要花費母親多少個日日夜夜,坐在紡車的油燈下,用棉花精心地紡織。

安葬三歲的雷兒,祝爺爺挖的坑穴並不深。不巧挖到菩薩的猙獰面部。旁邊圍觀的人說,寺廟改為學校時,從前,把菩薩埋在這裡。祝爺爺幾分懼怕,小心地擺放好梁雷的屍體,深 吸一口氣。

突然,天空一陣聵耳的雷聲,死去的雷兒受驚地一抖,祝爺爺看了一下屍體,冒出一身冷汗。感到雷兒在喘氣。祝爺爺心裏疙瘩着,莫非驚動了魂魄。可是,雷兒掙扎幾下,活啦。眾人欣喜地圍過來說:「雷兒活啦,真是菩薩有靈。」母親肖四蘭驚喜地撲過來叫着:「雷兒,我是媽媽。」接着,一手摟住孩子,撲通跪地說:「謝謝老天爺,雷兒重返人間。」

肖四蘭抱着雷兒,感激地說:「謝謝祝爺爺,我兒撿回一條命,也是祝爺爺鍬土留情。」

祝爺爺笑着說:「不用謝,和菩薩同墓,也是菩薩不收。中雷不死,也是和我孫女有緣。」

雷兒的外婆洪同桂是位醫生,舉手摸了摸雷兒,認為雷兒原來並沒有死。責罵女兒太粗心,沒有仔細查看身體每個部位。

之前,雷兒得病。一天天嚴重,眼看快不行了。雷兒從出生開始,病魔纏身。昨天,父親梁友達經多方打聽,夫妻倆人決定抱着孩子去十里外的湯醫生家求醫。

湯醫生搖搖頭說:「已經晚了,中醫根本治不了這種病。」

母親肖四蘭哭着說:「醫生,求求您,一定要想想辦法。」

湯醫生皺緊眉頭,面對這種遠道而來的求醫,已經等到深夜。倆口子為了孩子,遲遲不肯離去,這可怎麼辦呢?

湯醫生遲疑了很久,才哎聲嘆氣地說:「孩子的臉色青白,這是最後一針了。」

梁友達無奈地點點頭:「好吧,謝謝醫生。」

深夜,梁友達夫妻二人,終於抱着孩子離開。湯醫生送出門外,擦了一下額前的汗水。

回到家的時候,天快亮了。天空下起了一陣雷雨。可是,中雷已經死了。母親肖四蘭痛哭起自己的孩子。

清早發生的事,哭聲驚動了村莊,家家開門前來看望,一個男孩死了,一個女孩誕生了。

雷兒交給祝爺爺去做安葬,但又死而復活,消息傳遍梅坊街。

《抱雷治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