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報告殿下之太子妃又要當女帝
報告殿下之太子妃又要當女帝 連載中

報告殿下之太子妃又要當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小帥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孟青羨 百里玉

本文又名《女帝翻牆史》《太子殿下是傲嬌》【1對1,爆笑無厘頭,追夫火葬場,女強亂世江湖】【搞笑版】昔日經商天才孟青羨一朝身死穿越,成了畢方四國霸主……齊國皇宮裡的落魄才人!本欲一展宏圖成就霸業,可剛來第一天就被人暗殺,還被指名要求去侍奉那傳聞中又丑又脾氣古怪的暴君!!正所謂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為保小命,天瀾畢方史上最為傳奇的女帝開始了她那一生波瀾壯闊的翻牆史!我翻,翻出個魔教教主?嗯?不對勁再翻,翻出個天下第一神偷?嗯……還是不太對……再再再翻,什麼?某將軍直接帶人住牆上了堵我??不信邪……我且再試試!【都是刀子版】當年少歡喜不過一場空,她身心疲憊,沉入湖底,只覺天光漸遠就此也好……見滿村百姓被屠,少年匍匐腳邊奄奄一息懇求復仇時,她第一次無力於人命的輕賤見父親慘死,只為推她入世,登上那至高之位,她又第一次於雪夜之中仰天痛哭愛與不愛,到底有什麼……是能握在手中?且看亂世,女帝風流,奪帝位收失地,震懾四海八荒!展開

《報告殿下之太子妃又要當女帝》章節試讀:

孟青羨淺淺一笑:「多謝娘娘關心了。不過只是臣妾賞花太過入神,未曾注意腳下,不小心跌落水。不過所幸得救,現在也無大礙。」

倒不是她不想告狀,只是即便蕭笙兒幾人被罰了,只要蕭笙兒不完全倒台,自己只怕是會遭到無休止的報復。而且再說了,即便說出真相,皇后又有什麼理由相信她幫她?

如今形勢不明,還是小心為妙。

皇后點點頭,如今凈初池旁的桃花林開的正艷,常有妃子來賞花,池畔圓石濕滑,不慎失足落水倒也不怪。

蕭笙兒則是滿意地勾唇一笑,算她識相。

「如今雖已將至春暮,但大抵還是有些冷的,孟才人還是快些回宮沐浴換身乾淨衣衫吧,莫要着涼了。」皇后語氣溫和柔軟,聽的孟青羨心裏一陣酥軟。

孟青羨:「多謝娘娘關心。」

皇后目光含笑地點點頭,後又意味深長看了蕭笙兒一眼:「行了,賢妃你們也都散了吧。」

蕭笙兒心中疑惑上涌,不懂皇后為何要護着她,但到底還是恭敬的行禮應道:「是。」

皇后神色滿意,在宮女的攙扶下緩步離開了。

「賢妃娘娘還不快些走?」孟青羨挑眉看向蕭笙兒,「娘娘若不走,那我便先走了。」

蕭笙兒不滿顰眉,旋即不知想起了什麼又是揚唇一笑,故作憂愁的輕嘆了口氣:「走自然是會走,不過……這皇宮夜漫漫,孟才人……多仔細着點呢。」她細細地拉長了尾音上挑,還又戲謔地看了孟青羨一眼。

孟青羨懶得理她。

蕭笙兒容顏微惱,冷哼一聲:「我們走。」

「可是,娘娘!這賤人方才竟敢罵臣妾。」王美人目光不滿地瞪着孟青羨。

蕭笙兒冷眼瞥向她,「那你就留在這吧!」

說罷,便甩袖率眾人離去了。

王美人面色難看,眼神惡狠狠地剜了一眼孟青羨後便也跟着離開了。

孟青羨心中這才輕舒了口氣。

穿越重開人生固然好,只是這一來就是面對後宮裡的爾虞我詐,還真是讓她有些不適應,得快些理清這後宮裡的關係才是。不過自己既然是才人,想來會有月俸吧?

嗯……自己得想辦法多搞點錢才行,沒錢太沒安全感了!

「主子,您沒事吧?」白月見她一副沉思模樣,不禁憂慮道。

孟青羨看向她,笑着搖了搖頭,「我沒事,先回宮吧!」

「那幫賤人,簡直是欺人太甚了!若是兩年前,她們誰敢如此對主子說話!現今居然敢光明正大的推主子您下水!」白月氣得咬牙切齒。

孟青羨反倒笑着安慰道:「我這不是沒事嗎?還好你救了我。」

「主子……」白月眼角紅紅,滿是委屈,「若是當年,她們怎麼敢……」

……

一道涼風從湖面拂過,卷着冷意躲進桃花林里。

偶然間,便又窺見一抹絕色。

白衣男子靜坐於林內玄都亭,除儀態優雅外,一張臉生的更是精美絕倫,劍眉之下一雙鳳眸瀲灧,細細看去便覺像是幽暗無底的深潭,能將人吞噬殆盡。可其嘴角淺彎,笑意綿綿,讓人感覺如沐春風。

只是目光凝視着手中茶盞不斷騰升的熱氣,不知在想些什麼。

一女子正欲踏步進亭來,男子卻好似有感一般的淡淡開口道:「朕許你進亭了嗎?」

語氣雖平淡,卻彷彿暗藏無數利劍,女子面色一白,頓住腳下步子後便又後退數步,恭敬地跪拜在地,「臣妾知錯。」

待半晌未聽得男子回話,女子才小心翼翼地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楚楚可憐的臉,竟赫然是方才的皇后。

男子微抿了一口茶,便又放下,指節分明的手指間是碧綠色的茶盞,襯得膚色更為白皙。

涼風簌簌吹來,穿過樹間葉間響起一片沙沙聲,卷着那**的花瓣漫天飛舞,後又落於凈初池水面,隨波蕩漾,一道又一道的漣漪在暮色下泛着金閃閃的粼光散開。

天邊越來越紅了,映着遠處的朱紅宮牆,像血一樣令人心驚。

皇后咽了咽口水,又忍不住語氣謙卑的開口道:「皇上……」

「砰!」男子手中茶盞驟然砸碎在地,飛濺的碎片划過皇后如玉的面龐,留下一道淺淺血痕。皇后驚恐的連忙伏倒在地,身子顫抖的跟篩子一樣。

男子起身,緩緩朝她走來,在她身前站定便又蹲下身來。

皇后只能看見地上**的桃花花瓣被靴子混着碾進泥土裡,殘敗、零落、卻又帶着點破碎的美感。

柔軟溫和的嗓音在頭頂傳來,像是春日暖風。

「抬起頭來。」

她忍着淚水蓄在眼中,儘力維持着嘴角的笑意緩緩抬頭,然後便對上了那雙滿含柔情笑意卻又一眼望不到底的眼眸。

男子伸出白皙且骨節分明的手,指腹緩緩擦過皇后面上的那道血痕,輕聲道:「疼嗎?」

面上傳來細微的疼痛感,可皇后卻是感受着那指腹的溫暖,面龐朝他手中偏了偏微微一蹭,就像是一隻乖巧聽話又黏人的小貓,眼神也漸漸變成眷戀。

她看着男子面上溫柔的表情,不禁有些痴迷的淺淺一笑:「不疼。」

男子嘴角的笑意深了深,指腹用力了些許,皇后疼的微微顰眉。

「以後,不要再摘下面紗了。」

她輕聲答道:「臣妾知曉了。」

「羨羨日後若是像今天這樣被人欺負了,你就得去護着她,知道嗎?」似是因為提到「羨羨」,男子面上的笑多了些燦爛。

「是……」

男子滿意地點點頭,旋即便像是心情很好一般的起身離去了。

徒留皇后一人仍跪在地。

她望着那將要攀上檐角的桃花枝,眼神謙卑而又眷戀,一回想起方才男子對她溫柔的笑意與那指尖的溫暖,心底就忍不住泛起一陣陣的漣漪。

旋即眼神便又是一冷。

護着……羨羨是嗎?

皇后小巧精緻的臉上泛起一陣冷笑,眼神陰鶩,放於身側的手指甲深深嵌進肉里也不覺疼痛。

血腥味在空中瀰漫。

她會好好護着的。

《報告殿下之太子妃又要當女帝》章節目錄: